大门口的陌生人 8.6分
读书笔记 代后记:马克·布洛赫——一个历史学家的肖像
之龢
在马克·布洛赫的著作中,最令人兴奋的事实之一,是我们能有幸纵览他所研究的题材的原始资料。与亨利·皮朗(Henri Pirenne)一样,布洛赫让我们对一个卓越历史学家的分析性研究进行再创造。布洛赫首先会概括性描述一个历史现象,然后问:‘通过什么样的原始资料我们得以了解和欣赏这个创作?’有时他甚至以穿越时空的物体性描述为起点,就像他在那部经典作《法国乡村史本色》(Les caractères originaux de l’histoire rurale française)里的叙述那样——他在书中带领读者穿行在他热爱的法国风貌之中,一边指出田地划分的荒谬,一边讲述六世纪和七世纪法国森林的壮阔及弄人耕作的节奏。仅仅在完成所有这些之后他才回到具体的实证上。不过他通常也从档案本身开始。这种方法并非他本人所为,他把自己思想的实证基础归结于斯宾诺莎(Spinoza)、西盟(Simon)及马比雍(Jean Mabillon)。这让全法国开始援引历史资料(这些资料是桂佐Guizot,在1830年代正是资助校勘过的),并使其成为研究法国现代史学的一个特点。与此同时,法国学界对德国古典文学专著所体现的学术方法持有递增的敬意,以至历史学家出身的教育部长维科特·兑瑞(Victor Duruy)在1868年成立了法国高等实践学院(Ecole Pratique des Hautes Études)。这个实证传统加上新兴的语言学,很快与一众激烈的反对立场结合起来——该立场反对那个被卜洛克(Bullock)称之为‘大历史学家’(metahistorians)的德国理想主义。例如,在1876年,莫诺(Gustave Monod)用这样的词句来宣布显赫的《历史评论》(Revue Historique)的诞生:‘我们已经领教了诸不成熟的笼统化的危险,以及一个宣称涵盖一切、解释一切的现成体系的危险。’
0
《大门口的陌生人》的全部笔记 4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