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9.1分
读书笔记 宗教的法则
rei

二元论与宗教信奉着善与恶两种对立力量的存在,二元论与一神论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相信“恶”也是独立存在,既不是由代表“善”的神所创造,也不归神所掌握。二元论认为,整个宇宙就是这两股力量的战场,世间种种就是两方斗争的体现。

二元论之所以成为一种深具魅力的世界观,原因在于人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恶的难题”(Problem of Evil)苦苦无法解决。“问什么世界上会有邪恶?为什么有苦难?为什么会有坏事发生在好人身上?”如果神真的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事事完美,怎么会允许世界上有这么多苦难?这让一神论者伤透了脑筋。一种流行的解释认为,神借着这种方式让人类拥有了自由意志。因为如果没有邪恶,人类就无法在善恶之间做选择,也就没有了自由意志。然而,这种解释非但不直观,还立即引发了许多新的问题。有自由意志,也就代表可以选择邪恶。而且根据标准的一神论说法,还真有许多人选择了邪恶的道路,于是神不得不施加惩罚。然后,如果神真的能事先知道某个人会用自己的自由意志走上邪恶的道路,而且会因此受到惩罚,永远在地狱受苦,那么神一开始为什么要创造这个人?神学家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已经写了无数著作,有些人觉得已经找到了答案,也有些人觉得差的还远。但无法否认的是,一神论面对“恶的难题”可以说是吃尽苦头。

对于二元论者来说,之所以好人也可能发生不幸,正是因为掌理世界的不是某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事事完美的神。世界上仍然有个不受控制的恶,而所有的坏事正是源自它。

二元论观点还是有些遗漏。虽然它简洁明快的解决了恶的难题,却又遇上“法则的难题”(Problem of Order)。如果世上就是有善恶两种力量在拉扯,它们拉扯的基础是什么法则?这些法则又是谁制定的?

相对而言,虽然一神论难以处理恶的难题,但要处理法则的难题却是轻而易举:这个法则就是唯一的神所订出来的。其实,有一种解释能够同时处理这两大难题,而且完全合乎逻辑:世上确实有某个全能的神创造了宇宙,而且他就是个恶神。只是古往今来,总没有哪个宗教说自己信了这一套。

一神论宗教吸收了大量的二元论信仰与习俗,许多我们以为是一神论的基本概念,都是出自二元论的本质和精神。例如有无数的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都相信有某个强大的邪恶力量(例如基督教的魔鬼或撒旦),他自行其是、与善神作对,兴风作浪不受神的控制。

如果根据纯粹的一神论,怎么可能会相信这种二元的概念?(《圣经·旧约》里压根找不到这些情节。)这在逻辑上根本不通。真要合理的话,一来是相信确实有一个全能的神,而来就是要相信有两种对立的力量,而二者都并非全能。然而尽管如此不合理,人类还是很能接受这种矛盾的概念。因此,虔诚的基督徒、穆斯林很犹太人居然能够相信既有全能的神,又有独立行事的魔鬼,倒也不用太过惊讶。更有甚者,无数的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居然想象善神需要人类的协助,好与魔鬼对抗,由此再推导引发了圣战和十字军东征。

另一个关键的二元论概念(特别是在诺斯替教和摩尼教),就是认为身体和灵魂、物质和精神是有清楚区隔的。诺斯替教和摩尼教认为,善神创造了精神和灵魂,而恶神创造了物质和身体。根据这种观点,人就成了善的灵魂和恶的身体之间的战场。从一神论的角度来看,这完全是无稽之谈,何必要把身体和灵魂或物质和精神做这种区分?又为什么要说身体和物质是恶的呢?毕竟对一神论来说,善神创造一切,而一切都是好的。然而,正因为二元论的论点可以帮助他们解决恶的难题,所以一神论还是忍不住接受了这个概念。于是这种对立的概念最后也成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思想的基石。此外,如果相信有天堂(善神的国度)和地狱(恶神的国度),这也是一种二元论的概念。《圣经·旧约》里从来没有提过这种概念,也从来没提到人的灵魂会在身体死去后继续存在。

从历史上来看,一神论就像是个万花筒,继承了一神论、二元论、多神论和泛神论,收纳在同一个神圣论述之下。结果就是,基督徒大致上是信奉一神论的上帝,相信二元论的魔鬼,崇拜多神论的圣人,还相信泛神论的鬼魂。像这种同时有着不同甚至矛盾的思想,而又结合各种不同来源的仪式和做法,宗教学上有一个特别的名称:综摄(syncretism)。很有可能,综摄才是全球最大的单一宗教。

0
《人类简史》的全部笔记 189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