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的胜利 8.0分
读书笔记 第八章 牙咬、喙啄与啃食   123
闻夕felicity

啮 齿 动物 出现 之前, 橡树、 栗树、 胡桃树 等 树木 的 祖先 有着 无法 抵御 会 咀嚼 的 带 翅膀 的 小 种子。 这些 种子 的 化石 看上去 就 像 粗糙 的 麸皮, 如此 脆弱 是 为了 在 下落 的 时候 可以 飘起 来。 然而, 啃 啮 行为 出现 之后, 这些 植物 以及 它们 的 啮 齿 掠食者 们 就 开始 了 一场 军备竞赛: 力量 更大 的 牙齿 与 更加 坚硬 的 种皮 相互 促进, 那些 古老 的 种子 变成 了 我们 今天 熟悉 的 橡 子 和 外壳 很厚 的 坚果。( 其他 种子 的 应对 方式 是 变得 更小, 希望 被 整个 吞下, 或者 直接 被 忽视。) 对 树木 而言, 啮 齿 动物 引发 了 一个 进 化上 的 两难 境地: 让 种子 得到 传播 的 机会 与 完全 失去 种子 的 风险 之间 的 权衡。 对 啮 齿 动物 而言, 发掘 种子 内部 的 营养 成了 一个 进化 的 宝库: 它们 迅速 成为 这个 星球 上 数量 最多、 种类 最多 的 哺乳动物 种群。 “协同 进化”( coevolution) 的 观念 表明, 一种 生物体 的 变化 可以 导致 另一种 生物体 的 变化—— 如果 羚羊 跑得 更快, 那么 为了 追上 它们, 猎 豹 必须 跑得 还要 快。 传统 的 定义 形容 这一 过程 是 亲密 搭档 之间 跳的 一支 探戈舞, 每 跳 一步, 对方 都 紧跟 着 跳出 相应 的 优雅 一步。 现实 中, 进化 的 舞池 总是 要 拥 挤得 多。 啮 齿 动物 和 种子 之间 的 关系 更 像是 在 一支 方块舞( square dance) 中 发展 出来 的, 舞者 们 在 旋转、 队列 前进 和 杜 西 杜 舞步( do- si- do) 的 快速 切换 中 不断 交换 舞伴。 最终 结果 似乎 达到 了 交换 补偿( quid pro quo), 但 很多 别的 舞者 也可 能对 结果 产生 影响—— 在 整个 过程中领 舞、 跟 舞、 踩 脚趾。 没人 知道 导致 颌骨 发达 的 啮 齿 动物 和 厚 壳 种子 出现 的 事件 的 确切 顺序; 这个 过程 发生 的 时间 过于 久远, 化石 记录 中 只留 下了 笼统 的 线索。 但 专家 们 并不 相信, 它们 突然 出现 和 同时 出现 仅仅是 巧合。 在 很多 情况下, 它们 发展 出了 互惠 互利 的 关系—— 啮 齿 动物 得到 了 食物, 并在 这个 过程中 传播 了 一些 植物 种子。 饥饿 促使 啮 齿 动物 成为 这种 关系 的 一部分, 但对 植物 而言, 这就 像 在 走 钢丝。 它们 的 种子 必须 有 足够 大的 吸引力 才能 让 动物 垂涎, 但又 必须 有 足够 的 坚硬 度, 不至于 当场 被 吞食。

……

从 植物 的 角度 来看, 并非 所有 潜在 的 传播者 都是 生来 平等 的。排除 不起作用 的 小型 种子 掠食者 以及 限制 大型 掠食者 的 损害, 种子 都 需要 一个 防御 力 水平 适中 的 外壳, 一个 使 生态 学家 所称 的 处理 时间( handling time) 达到 最优化 的 外壳。

……

所有 其他 的 猿猴, 以及 大多数 古代 原 人( hominid), 都 具备 这种 结构。 但是 在 人类 的 祖先 身上, 面部 开始 变平, 而 变平 的 地方 正是 吃下 种子 的 地方。 “大 约在 400 万年 前, 发生了 彻底 的 改变。” 纽约 州立 大学(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的 一位 人类学 教授 戴 维· 斯 特 雷 特 解释 道。 他 告诉 我, 现代 人类 面部 看上去 扁平, 是因为 我们 的 骨骼 比较 小, 也许 这是 为 食用 烹制 过 的 软 食物 而 做出 的 适应性 改变。 不过, 另一种 饮食 上 的 改变 推动 了 这一 变化。“ 面部 的 加固,” 他说,“ 大 颧骨 和 肌肉 附着, 牙齿 的大小 和 形状—— 都 指向 了 制造 和 承受 高 负荷 的 能力。” 正是 因 咬 裂 坚硬 的 种子 和 坚果 的 外壳 而 产生 的 那种“ 高 负荷”。 过去 10 年 里, 斯 特 雷 特 和他 的 团队 提出, 习惯性 地 咬 食 如 坚果 一样 又大 又 硬的 物体 说明了 古代 头骨 变化 的 原因。 他们 制作 的 电脑 模型 展现 出 南方 古猿( Australopithecus) 的 数字化 面部 骨骼—— 一种 灭绝 的 古代 原 人, 其中 最 著名 的 一个样 本 是“ 露 西”( Lucy)—— 快乐 地 大口 咀嚼, 每 一口 的 力量 都 分布 在 特定 的 牙齿 上。 这是 我们 保持 的 一种 习惯。 回到 体育运动 的 类比 上来, 体育 比赛 的 观众 不吃 橘子 瓣。 他们 扔在 看 台上 的 东西 包括 热狗 包装、 饮料 杯 以及 始终 不 变的 烤 花 生的 空 壳。 下次 吃 一袋 坚果 的 时候, 你 可以 注意 一下 你用 哪些 牙齿 咬 裂 坚硬 的 外壳。 你 很有可能 会把 那 颗 坚果 放在 嘴巴 的 一边, 就 放在 犬齿( canines) 之后, 这里 是你 的 头骨 吸收 咬 力 的 最佳 位置。 那些 牙齿 是 前 磨牙( premolars), 如果 斯 特 雷 特 是对 的, 那么 使用 前 磨牙 咬 开 坚果壳 就是 一种 根深蒂固 的 进化 本能。

“我的 很多 同事 不相信 我,” 他 笑着 说,“ 没关系!” 斯 特 雷 特“ 硬 食物” 理论 的 批评 者 们 指出, 化学分析 以及 牙齿 磨损 的 方式 表明, 古代 饮食 的 主要 组成部分 是 青草 或 莎 草( sedge)。 但 斯 特 雷 特 认为 这 并不矛盾。 当 食物充足 的 时候, 古代 原 人 也许 会 狼吞虎咽 地 吞下 各种各样 的 东西, 但是 正像 加 拉 帕 戈 斯 雀 一样, 最重要的 是 如何 度过 艰难 时期。“ 坚果 是 备选 食物。” 他说, 而 备选 食物 可以 推动 进化 过程, 因为 风险 很高。“ 软 食物 和 水果 美好 而 甜蜜,” 他 告诉 我的 时候, 带着 一种 熟练 表达 自己 观点 的 人的 轻松 自在,“ 但当 它们 都被 吃光 的 时候, 要么 你 转移 到 其他 地方 去, 吃 别的 东西, 要么 饿死。” 在 这些 情况下, 我们 就很 容易 理解, 古代 原 人的 面部 为何 会 围绕 咬 开 坚果 的 前 磨牙 咬 力 而 改变 了。 假如 食用 坚硬 种子 的 习惯 的 确 影响 了 我们 的 头骨, 也 同样 塑造 了 鸟 喙 和 啮 齿 动物 的 颌骨, 那么, 人类 的 咀嚼 对 种子 会有 什么样 的 影响 呢? 在 我们 的 交谈 即将 结束 的 时候, 斯 特 雷 特 暗示 了 一个 答案。 他 提到 了 一种 展现 种 壳 与 牙 釉质 的 微观 构造 有何 相似 之处 的 新 研究。 两种 物质 的 细胞 都 密集 地 排列 着, 形成 一排排 放射 形 杆状 体 和 纤维, 就好 像 双方 都 采取 同样 的 工程 解决 方案 来 抵抗 对方 的 冲击 力。 他还 递给 我一 篇 论文, 内容 有关 于 一种 太过 坚硬、 不容易 发芽 的 东南亚 种子—— 它的 两半 厚 重的 外壳 紧紧 贴在 一起, 生长 中的 嫩芽 需要 用尽 最大 的 力量 才能 将它 们 分开。 然而 尽管如此, 种子 依然 沦为 甲 壳虫、 松鼠 和 少数 猩猩 的 猎物。 这 提醒 我们, 实体 的 防御 只能 达到 这种 水平。 从 香 豆 树 种子 到 花生, 情况 都是 一样 的: 无论 一粒 种子 的 外壳 多么 坚硬, 附近 总有 一只 大 鼠、 一只 鹦鹉或 一位 运动 爱好者 想出 了 打开 它的 办法。 当然, 这就 是 为什么 说 外壳 只是 冰山 一角 的 原因。 如果 植物 只是 制作 了 一个 更好 的 盒子 就能 成功 地保 护 它们 的 后代, 那么 喝 咖啡 就 变得 没有 意义, 塔 巴 斯 科 辣椒酱( Tabasco sauce) 就会 淡 而 无味, 克里 斯 托 弗· 哥伦布( Christopher Columbus) 也就 不会 航行 到 美洲 了。

0
《种子的胜利》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