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爱之地 8.2分
读书笔记 Day 27 仪式
夭夭

阿维克多提醒说,不要忘了犹太教的“从无到有”属性。一神教的价值在哪里?在没有一神教之前,你见山是山,见树是树,它们只是无生命的存在,或者说,处在一个与人类无关的生命系统里;而有了一神教后,人的精神和思维被改变了,我们开始想:那些自生自灭的树木花草,那些不谙人言的鸟兽鱼虫,是否也和人一样同呼共吸,是否也听受同一个神的调遣?从而,我们学会了总体性地考虑世界的运转,考虑生命的彼此关联。或许,事实确如桑德所说,犹太人本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群接受了犹太教的人,当初,是这种宗教帮助人们打破了种族区别带来的内心隔膜,将构筑“我与你”关系的可能延展到同族之外。桑德素有争议,他被许多以色列人痛斥为民族虚无主义者,和马克思、乔姆斯基、托尼·朱特一样都是犹太人中的民族自憎者,我却认为,他揭示出犹太教含有后来基督教的那种融合功能,这个洞见价值连城,尽管这种融合的基础很可能是强力而不是爱。 在农庄里我们很少谈爱。四周来,我很少在公共场合听到“爱”这个字眼。他们念兹在兹的是“关系”。关系是中性的,不含情感成分:一个坐着的人和另一个坐着的人之间不见得有爱,但一定有关系。它没有热度,却让你感到不孤单,它在你心里哼着一支零分贝的小曲,让你揣着一股厚厚软软的存在感行走、工作、入眠。

......

轻忽他人的心碎,傲慢于于己无关的情感,这便是索尔·贝娄所说的“文明人心中的小小冰河”了吧。

......

约瓦尔说他在得到委托后,一边说“眼下不合适”,一边应允下来。他写道:“通常来说,所谓最‘错误的时间’恰恰就是最合适、最正确的时间。就这么着吧,空出地方来,生活会通过你最想不到的方式带给你你最需要的东西。

0
《自由与爱之地》的全部笔记 7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