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娘子 7.6分
读书笔记 第272页
hachi
“……何翰林悼亡已经一年多了,做媒人的很多,只是他伉俪情深,一直表示不想续弦。我这位兄弟,人比我古怪,话不会瞎说,往后大概不会再有正室夫人的了。蔼如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黄老爷,我不懂。” “这有什么难懂的?虽无正室夫人,不能没有一个人朝夕相共。这个人也等于正室夫人一样了!” 蔼如觉得他是一厢情愿的想法,而且有种没来由的受辱之感。……

人家给你介绍个翰林,而且不是当妾而是跟正室夫人差不多的地位,不知道你受的哪门子辱。后面黄老爷写信去问何翰林的意思,结果被何翰林大骂一通“荒唐”“异想天开”,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受辱之感呢

0
《状元娘子》的全部笔记 4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