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浪漫 8.7分
读书笔记 第九章(3)
梦境

钟跃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陕北地区有很多打了一辈子光棍儿的老 汉竟是民歌高手。 杜老 汉虽然不算真正的光棍儿,但他这一生几乎是在 性压抑中度过的,那个来路不明的婆姨只和 杜老汉生活了一年多就病故 了。如此算来,杜老汉这辈子除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基本上还算 是个光 棍儿。钟跃民似乎有点儿明白了,这是人类的一种习性,你缺少什么就向 往什么,物 质生活的极端匮乏需要精神力量的支撑,人类在面对恶劣的 自然环境,面对自身的痛苦时, 常常表现出一种无奈的求变通的情绪, 这就是苦中作乐,借以稀释现实的苦难。对杜老汉这 类的老光棍儿来 说,他们关心的问题是很直截了当的,他们要的是女人,或者是女人的肉 体 ,是否美丽温柔并不重要。他们没有多高的要求,能吃饱肚子,炕上 再有个婆姨就已经是神 仙过的日子了。可是就这点儿要求他们却得不 到,于是,酸曲儿就产生了。 钟跃民惊讶地发现,陕北民歌简直是个富矿,流传在民间的歌词至少 有数千首,其中大部分 歌词都是表现男欢女爱的,在那种热辣辣,赤裸 裸的语言面前,中国上千年封建礼教的浸染 竟荡然无存,这就是真正的 酸曲儿 。

0
《血色浪漫》的全部笔记 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