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场 8.1分
读书笔记 生死场
小苜蓿

山羊嘴嚼榆树皮,黏沫从山羊的胡子流延着。被刮起的这些黏沫,仿佛是胰子的泡沫,又像粗重浮游着的丝条,黏沫挂满了羊腿。

冬天,女人们像松树子那样容易结聚,在王婆家里满炕坐着女人。

房后的草堆上,温暖在那里蒸腾起了。全个农村跳跃着泛滥的阳光。小风开始荡漾田禾,夏天又来到人间,叶子上树了!假使书会开花,那么,花也上树了。

在乡村,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

这时城里的街巷,又装满了春天。

暖和的太阳,又转回来了。

风撒欢了。

在旷野,在远方,在看也看不见的地方,在听也听不清的地方,人声,狗叫声,嘈嘈杂杂地喧哗了起来,屋顶的草被扒光脱,墙囤头上的泥土在翻花,狗毛在起着一个一个的圆穴,鸡和鸭子们被刮得要站也站不住。

蓝天凝结得那么严酷,连一些皱褶也没有,简直像是用蓝色纸剪成的。

摘自《生死场》,作者 萧红

0
《生死场》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