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王的指环 9.2分
读书笔记 全文笔记
种小草的大男孩

豺性犬见到每个人都是一副您好幸会的样子。不管是谁握着狗链,都会乖乖跟着走, 相反,狼性犬一旦对某人效忠,就永远是他的狗了,见到陌生人连大尾巴都不会摇一下。 狼性犬,更坏的情况是,如果他已经是你的狗了,你又不得不离开他,他就会精神失常,既不会听你妻子的话,也不会听你孩子的话。 一只狼性犬,十分忠诚于你,也不会特别听话,他可以为你赴死,却不会特别听你的话。 对于一直豺性犬,它天性顺从,只要你叫他,他就会过来,而且你叫的声音越大,他过来地越快。 如果你叫一只狼性犬,他根本不会过来,它只会在远处,以友好的姿态,向你致意。 石器时代,人类部落四处游猎,整群的豺就尾随其后,把宿营地包围起来。就像那些印度野狗,人们搞不清楚到底是家狗跑野了,还是野狗刚开始训化,对于这些吃残食的家伙,我们的祖先没有过多防备。 圈豺守护,当有剑齿虎或者洞熊靠近时,豺群就会大声吠叫,惊醒人类。 在某个时期,豺群除了担任哨兵,又扮演起打猎助手的角色。豺群一直跟在猎人后面,希望得到人类不要的动物内脏。 鹦鹉能够察觉人类身上最细微,无意识的信号,这些信号是什么样的我们永远都无法搞清楚。我们曾经尝试假装离开,希望他能说再见,但一次都没有成功。但客人真正离开时,无论离开地多么低调,鹦鹉都会立即说,再见。 他用琥珀色的眼睛看着我,眼神好像在问我,打算带我出去吗。有时我让他躺在房间外,我知道,他一定躺在门口,琥珀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门把手。 如果你买一只成年狗,他几乎不会把你当成它的主人。 有双眼睛等待你出现,并且在你来的时候变亮。拜伦。 狗的幸福主要取决于你能有多少时间和它在一起,他比你不介意等很久。 对于一只狗来说,与人的友谊就是一切。 大黄冠鹦鹉的叫声,像杀猪时的惨叫。叫还是不叫,这是个问题,如果我叫了,科卡也下来了,万事大吉,如果他继续在白云间飞翔,我该怎么像人们解释我的叫声呢。最后我还是叫了,周围人站在那里,呆若木鸡。科卡张着翅膀犹豫了一下,收起翅膀,一头扎下来,落在我伸开胳膊上,我再次镇住全场。 一连几小时跪在地上,手脚并用,爬来爬去,不时嘎嘎大叫,这样才能充分扮演自己的的角色,一群小鸭子印记中的父亲。 年迈的父亲在户外睡了个午觉,却愤怒地用手提着裤子,回到屋里,因为鹦鹉把他身上所有的裤子都啄掉了,并且摆在地上。 狗的忠诚来自两个方面,每只狗都有服从首领的天性。狗对母亲的爱转换成了对主人的爱。 珠宝鱼的爸爸每晚会巡视鱼缸,将走散的宝宝含在嘴里,护送回家。 狗,在他们眼中,只有黑色白色灰色。 尾巴翘起,表示喜悦,尾巴下垂,意味危险,尾巴不动,表示不安,尾巴夹起,说明害怕,快速摇尾巴,表示友好。 斗鱼,双方相互打量一番,才会逐步展现双方炫目的光彩,红光很快浸透他们的身体,像加热而变色的电炉丝,鱼鳍也像扇子一样打开,一段激情四射的热舞即将上演。这爱的序曲究竟是以交配结束,还是会演变成一场血战。斗鱼识别同类,不仅靠眼睛,还要靠舞蹈中的表现。 衣着朴素的雌鱼会收起鱼鳍,甘拜下风。

0
《所罗门王的指环》的全部笔记 5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