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性别 8.9分
读书笔记 母亲
浦倾野纤维

尽管社会主义国家不再重视家庭领域,但它比之前任何政权都更加全面深刻地改造了家庭领域。这些改造通过国家的生产政策和将妇女动员为国家主体的方法得以实现。但是浸淫在妇女们日常生活中的家务职责却无法得到表达,按革命提供的语言,它们也很少被说成是一个劳动问题。

0
《记忆的性别》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