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时代的诗人 8.3分
读书笔记 亲爱的张枣
颖川

张枣:我从来不喜欢假花,如果是假花,就是现代主义的讽刺性,就是那种所谓“愤怒的假花喝彩四壁”,而讽刺在诗歌中是一种劣等手法,使诗歌退化。讽刺是散文的工作。

0
《我们时代的诗人》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