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达佩斯往事 8.0分
读书笔记 可怕的夏天
西峰秀色
那年夏天,克雷奇默·阿帕德( Arpadkretschmer)少校接管我父亲的案件,确认了其他人早已注意到——“马顿唯一的弱点就是他的家庭。只要对家人有利,他几乎愿做任何事。”该文件的日期是1955年7月14日,它的最后一行像是给我周身抹上了止痛香膏:“审讯期间,安德烈·马顿没有揭发一名匈牙利公民。”至此,我对“潘多拉魔盒”的最大恐惧才烟消云散,可以大踏步向前了。 我发现,不停地阅读这数千页的秘密警察记录,给我心灵带来极大压抑。我读的是父母内心最痛苦的披露,但匈牙利秘密警察的用词造句——秘密警察的记录都是如此——全然超脱于血肉之躯之外。活人被压缩成简易符号:“被告”、“疑犯”或“告密者”,其人性情感全被洗涤得一干二净。备忘录、备忘录总结、行动建议中频频出现的最辛酸时刻,均剔除了与生命有关的意义、情节和瓜葛。令恐怖国家的轮子得以运转的小齿轮,就是秘密警察成千上万忠诚的官员和告密者。为了因应工作,他们永不使用反映真相的真实词句:他们逮捕的是一名匈牙利爱国者,同时又是一个丈夫兼父亲;他们关押的是一个妻子兼母亲,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幼儿。在这样制度下生活的男人,什么是为妻子和小孩作出的最慷慨、最无私的举措?那就是让她们摆脱自己的牵连,乞求妻子跟自己离婚,敦促小孩把自己忘却。除此以外,他无能为力。这就是20世纪在人类身上所作的大胆试验的最终结局。

1
《布达佩斯往事》的全部笔记 6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