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 8.9分
读书笔记 遗民生存方式
.
  士人的贫困化,是明清之际有普遍性的事实。杜濬《复王于一》:“承问穷愁何如往日,大约弟往日之穷,以不举火为奇;近日之穷,以举火为奇——此其别也”(《变雅堂遗集》文集卷8)。彭士望《与陈少游书》则曰:“易堂诸子各以饥驱,游艺四方”,“魏善伯以明经贡入太学,客宰相之家,不乐仕宦,旅贫至不能治归担”(《树庐文钞》卷2)。魏禧《溉堂续集叙》说孙枝蔚:“豹人年五十,浮客扬州,若妻妾子女奴婢之待主人开口而食者,且三百指。世既不重文士,又不能力耕田以自养,长年刺促乞食于江湖”(《魏叔子文集》卷9)。戴名世的《种杉说序》日:“余惟读书之士,至今日而治生之道绝矣,田则尽归于富人,无可耕也;牵车服贾则无其资,且有亏折之患;至于据皋比为童子师,则师道在今日贱甚,而束脩之入仍不足以供俯仰。……”该文向“士之欲治生者”提供的建议,是种树(《戴名世集》卷3第83页),确也令人想见“治生”之为问题的迫切性。……   至于遗民苦节而抑制基本生存需求,固然因了传统偏见以治生为妨道,也未必不由于其人本无谋生能力。李确(即李天植,潜夫)当穷饿潦倒时说:“吾本为长往之谋,顾蜡屐未能,乘桴又未能,至于今日,悔之无及,待死而已”(《鳍埼亭集》卷13《蜃园先生神道表》)。李氏有极端的洁癖,属于宁饿死也不接受他人(包括他遗民)接济的一类。魏禧曾与同道谋救助,徐枋却说:“君意良厚,恐李先生不食他食。君子爱人以德,君力所不及,听其饿死可也。”李氏确也穷饿而死(参看《魏叔子文集》卷6《与周青士书》)。孙奇逢曾撰有《彭饿夫墓石》,彭氏也属于“少知识乏才技,以衣冠子贫窭不能自养,遂甘心一饿”者(《夏峰先生集》卷7)。这类遗民悲剧自可追原于士文化传统。李、彭两位“饿夫”,承担了士自身历史的某种后果。
引自 遗民生存方式
0
《明清之际士大夫研究》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