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無悔 6.8分
读书笔记 去去去,去美國
咸心曰目
離開台北前夕,吉田重信等幾個朋友到我家來告別。聊到一半時,達聰來了,仍是希望我打消留學念頭,到十點多了才和客人走掉。次日清晨,我剛起床就聽到門鈴。門開一看是達聰,一臉憔悴,眼窩深陷,據說徹夜未眠,十幾個小時都繞著我家四周來回轉圈。
“你這是何苦……”我由驚訝、難過,甚至生氣了。
“你這一去,我看是回不來了!”他口氣絕望,但不忘央求我:“無論如何,你要在美國要幫我打聽親人的下落,把我的情況告訴他們。我父親唐醉石是篆刻和書法家,杭州西泠印社創始人之一,也是金石鑒定家;我們兄弟六個,我是老大,老二是達明,老三達成專攻文學理論……最小的達康有藝術天才,愛畫畫……”
他邊說便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小紙條,上面寫滿人名和地址。
“可是我念完書就要回來,”我覺得不可思議,“怎麼到大陸去打聽……”
他偏偏對我信心十足:“你出去了以後,總有辦法的。”

……

四十多年後,吉田重信與我魚雁往返時,特別提起:“我還記得你赴美留學的前天晚上,有一個中年男子訪問你,哀求你半天,那樣子好像在哭泣。他好像是一個晚報的編輯,對你有戀愛感情,哀求你不要離開台灣,我到今天還記得他的表情。”
怎能忘懷?四年後到了北京,見到一位留美回歸的中年教授,高大英俊,卻因政治因素而遲遲未婚,他流露的憂傷表情讓我想起筆名耿邇的朋友。多年后的一天,我提筆想寫這個教授的故事,落筆的頭幾個字竟是“耿爾在北京”。

耿爾的來歷。書是七十自述,陳若曦無論寫誰都帶著寬厚的心態(耿爾、紅包、段世堯,甚至最後一段婚姻),寫來好像是王嬌蕊重遇佟振保似的。唯一例外是書中多次寫到夏志清,幾乎全是負面描寫,然而卻占了不少的篇幅,頗不可解。

0
《堅持.無悔》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