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的士人与世相 8.4分
读书笔记 世运盛衰中的学术变趋
鹿鸣
在近代国家观念产生前,国家一词是用社稷作诠解的。时当一姓之天下,能够维系国家而代表社稷的只有一个君主。因此,儒学崇尚“忠君”,其忠忱所托的对象大半是一种国家和社稷的人格化,而并不尽在时君的一人一身。
【注释3】陈寅恪作《王观堂先生挽词》,前有序文一篇,论及王国维死因,有谓“所殉之道,所成之仁,均为抽象理想之通性,而非具体之一人一事”。他所说的正是儒学中的这一层意义。但这一层意义在论史的时候又常常容易被人漠视。

杨国强确实厉害,将陈寅恪此语打通至传统对“国家”理解的维度。并戳破“君”在儒家中的意义,即“国家和社稷的人格化”,而不是我们一般意义理解的“一人一身”之皇帝。

0
《晚清的士人与世相》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