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璧 7.7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谭楚玉戏里传情刘藐姑曲终死节
Youfeng

只因他学戏的时节,把那些莺啼燕语之声、柳舞花翻之态操演熟了,所以走到人面前,不消作意,自有一种云行水流的光景。不但与良家女子立在一处,有轻清重浊之分;就与娼家姊妹分坐两边,也有矫强自然之别。况且戏场上的一条毡单,又是件最作怪的东西,极会为难丑妇,帮衬佳人。丑陋的走上去,使他越加丑陋起来;标致的走上去,使他分外标致起来。

常有五六分姿色的妇人,在台下看了也不过如此;及至走上台去,做起戏来,竟像西子重生,太真复出,就是十分姿色的女子,也不比他不上。这种道理,一来是做戏的人,名利该吃这碗饭,有个二郎神呵护他,所以如此;而来也是平日驯养之功,不是勉强做作得出的。

莫渔翁一把扯住家人,不许他上岸,对着谭楚玉夫妻摆摆手道:“谭老爷、谭奶奶,饶了我罢。这种荣华富贵,我夫妻两个莫说消受不起,亦且不情愿去受他。我这扳罾的生意虽然劳苦,打渔的利息虽然轻微,却尽有受用的去处。青山绿水是我们叨住得惯,明月清风是我们僭享得多,好酒好肉不用钱买,只消拿鱼去换,好朋好友走来就吃,不须用帖去招。这样的快乐,不是我夸嘴说,除了捕鱼的人,世间恐怕没有第二种。受些劳苦得来的钱财,就轻微些,倒还把稳;若还游手好闲,动不动要想大块的银子,莫说命轻福薄的人弄他不来,就弄了他来,少不得要赔些惊吓,受些苦楚,方才送得他去。你如今要我随你上任,吃你的饭,穿你的衣,叫做‘一人有福、带挈一屋’,又什么不好?只是当不得我受之不安,于此有愧。况且我这一对夫妇,是闲散惯了的人,一旦闭在署中,半步也走动不得,岂不郁出病来?你在外面坐堂审事,比较钱粮,那些鞭扑之声,啼号之苦,顺风吹进衙里来,叫我这一对慈心的人,如何替他疼痛得过?所以情愿守我的贫穷,不敢享你的富贵。”

0
《连城璧》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