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yin 8.9分
读书笔记 Princess Miao-shan and the Feminization of Kuan-yin
春風亭大法師

妙善公主最早可以追溯到宋元符二年蒋之奇的《大悲菩萨传碑文》,据说故事来自道宣,不可考。而在这之前,观音已经在《法苑珠林》《北齐书》中作为女性形象显灵。另,妙善作为一个佛教女性名字,早就出现在宋初和宋之前,因此田海认为妙善公主故事的作者,在构造故事人物时为主角选择了一个最为熟悉的佛教姓名,而不是与妙善公主故事原型同出《莲华经》的妙音作为主角名字。对于故事原型的考察,和妙庄严、妙善、妙音、妙颜这个家族的发明的探究,非常清晰和厉害。

于认为观音信仰的传播,与蒋之奇碑文稍后诞生的白莲教密不可分。白莲教徒不离开家庭,也不依靠寺庙和尚主持,在他们身上有着“妙善公主”的影子,都是lay Buddhist(居士?)。于用了一个新词domesticated religiosity,一方面不离开家庭,自己修行,另一方面在完成对于家庭的最大化义务中,使自身成圣。

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本来妙善故事的一个核心是拒绝结婚,这是对于儒家伦理的背叛,但是通过对于父母的尽孝,将自己的手与眼入药治好父亲,妙善成为了传统道德的维护者。在明清的几则观世音菩萨显灵中,观音都帮助孝子或贤媳妇完成了割股或割肝的“孝举”,就像是妙善自己的翻版。

我最感兴趣的部分居然是中国与佛教传统里的自残或者说是食人行为(于称之为filial cannibalism,非常可怕的一个造词)。佛教经典里割肉很多,割肉做药治好父母的也有,不多。而中国医学里面最早以人肉入药的是唐朝陈藏器的《草木拾遗》,但这种药一直被儒家以《孝经》“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批评,乃至于李时珍《本草纲目》还专门嘲讽了相信人肉入药的人。元明朝廷也下令废止以人肉入药。但从明清屡见不鲜的割股、割肝文学作品来看,这种人肉入药一直没有真正消失,乃至颇有影响。于将人肉入药的传统仅仅追溯至此,实在有点让我不尽兴。。。在陈藏器之前,中国的巫鬼祭祀的血肉祭祀,是否会是人肉入药的更早源头?又或者人肉入药是否会是丝绸之路的又一个奇特的交流?在宋以后,明清的人肉入药,是否仅仅是妙善传说的影响?已经有研究开始讨论密宗对于宋之后民间信仰的影响,人肉入药是否有密宗传统的介入?

随便瞎想的感想,重点完全错了。。。关于为什么观音一定要变成女身,还可以再尝试一下整理。我看我随手打的批注,似乎没有看到非常肯定的答案。

0
《Kuan-yin》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