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名字 8.6分
读书笔记 第二天午后经
人们那样做,是因为存在着人间地狱,在人间生活着“羊群”,而我们是“牧羊人”。不过您知道得很清楚,就像他们辨别不清保加利亚的教会和利普朗多神父的追随者一样,当政的皇帝和他们的支持者也分辨不清属灵派和异教徒。吉伯林派为了打败对手,也没有少支持民众中间卡特里教派的倾向。依我看来,他们做的不对。不过我现在知道的是,同样的团体,为了扫除这些“太纯洁”的不安分的危险对手,经常把一部分人的异教思想强加于另一部分人,并把它们全部送去处以火刑。这我见到过,阿博内,我向您发誓,我亲眼见到,一些生活节俭、品德高尚的人,他们诚挚地信奉清贫和贞节,但他们是主教的敌人,那些主教逼着他们去受世俗的武力处置,不管是皇帝的武力还是自由城邦的武力。他们被指控乱伦鸡奸胡作非为。其实,犯有这些罪行的往往是别人,不是他们。当贱民可以被利用致使敌对政权陷入危机时,往往是任人宰割的肥肉,而当他们失去被利用价值时,就成了牺牲品。

#读《玫瑰之名》#

0
《玫瑰的名字》的全部笔记 21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