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文萃 8.2分
读书笔记 我為什麼去法國上哲學課?
荣瑞佳

1.哲學家永遠「想要知道」(wish to know),但詭辯家永遠「已經知道」(already in possession of this knowledge),因此前者永遠想要更進一步探究深入,但後者對於已經知道的事情就認為沒有必要再進一步思考。

0
《精读文萃》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