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发奎口述自传 8.5分
读书笔记 接收广东
半岛铁盒的等待
我没有听到广州民众对汪伪省政府的抱怨与抨击,也没有广州市民对伪政府怀抱恶感的印象。在广州的伪府大员——伪广东省长褚民谊,陈璧君的弟弟、伪广州绥靖公署主任陈耀祖等人我都认识,陈璧君在广州是幸运的——她在广州度过的日子比在南京多。她同日本人打交道是比较强硬的,她就是这种类型的人。据我观察,陈公博、周佛海——这些人我都认识——在上海同日本人打交道比较坚定,陈公博面对日本人时十分敢言;当日本人欺凌上海市民时,陈公博大胆提出异议,这就是上海市民对陈公博、周佛海印象良好的原因。倘若戴笠不在1946年3月死于空难,周佛海会离开监狱的。

······

我没有见到伪政府在广州压迫民众的任何证据。如果确有这类事实,我至今仍相信,涉案的伪府成员一定会受到严惩,首恶枪决,从犯入狱,这是天经地义。
没有人抨击广州行营,因为它只是执行中央的命令。民众没有批评我纵容汉奸,也没有人要求我逮捕伪府成员。
0
《张发奎口述自传》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