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多四十年诗选 8.9分
读书笔记 我好像懂了的———
沙街和女人

感情的时间(第11节) 呵,你照例在讲 离别前的谎话 照例在为我挑选 一个温柔些的创伤 生怕你离开我的决心 仍在吸引我,生怕我 在离别中学会的 仍旧是爱...... (第22节) 噢,我记得,我记得 你胸前的痣,涂错的口红 松开裙子,你在房间走动 因害羞,而弯曲双腿 在抵抗中,变得鲜红的乳头 我记得,我记得 你和我,交换爱情的身体 年轻的身体,纯洁的身体 毫无羞耻地接触在一起 《鳄鱼市场》 一度我们曾是真诚的 就因为无知的样子很纯真 就因为我们 还未学会扮演别人 还不了解价格 还不知道善良 是一种最不经久的商品 我们并不想知道 才常常打开柜子 取出放烂的慷慨 去买零食吃吧,人们 ———就把果核吐到地板上! 我们还想一步就跨到街上 对着岁月皮肤松弛的脸 迎面洒上一大把 新鲜的六月的樱桃: 别耷拉你们的耳朵啦 ————人民 就因为 在我们内心 里面有一个世界 车辆常在其中来往 我们全是英俊的少年人 正要乘着年华 去看大海—— 可随着第一只西瓜被切开 就让我们大吃一惊 原来,原来已经走进市场: 人们在用残酷的机器烤肉 在剥下象征纯洁的皮 人们的脸上满是油啊 从口中取出果丹皮 人们说:生活 从没有这样真实过! 可我们一心只想听到: 大嘴巴女人的歌唱: 再给我们一点羞耻吧 # 因为,就因为 还在做孩子的时候 就看到照相机 对着我们的眼睛说谎 让我们就此 只能从指缝中看世界 看到世界的缺口———自由 从不相识的自由 小得就像曾祖父 亲手揩擦过的 那扇天窗:自由 从不相识的自由 当我们还未学会 摆弄刀叉 挑吃牡蛎的肉——就有人 过来打我们的手 教我们珍惜面包瓤里 那几颗果料 第一次有人扭痛我们的鼻子 说的就是:学着 做一只卷心菜里的瓢虫吧 别小看——里面有白来的生活! 刚刚能够听懂脏话 耳朵就从我们脸上 永远地萎缩了。还一块儿失掉了 会害臊的器官:人格 最初的人格 可我们还未见过玫瑰呢 我们这些从未见过玫瑰的男孩子呵 竟又被送进学校 那训练扯谎训练凶残 的健身房。就是在那儿 有人捏着亮晶晶的钳子 为了取走我们 学会吃肉之前的奶牙 就是在那儿 我们生出了 再也不知羞耻的招风耳 以及——不良少年脸上 在春天绽开的藓 我们尝到了掐下花朵的快乐 一心迷恋舌尖儿 接触舌尖儿的快乐 我们看到了肉 在游泳衣的网眼中 颤抖的肉———以及 活下来的意义: 脚趾互相勾住的那么一会儿 互相摸索的时间 直到包皮也渐渐退化 遍身生满粗硬的毛 我们,竟又被捉进一间 一间的屋子中去 当我们猛然省悟,才发觉 那就是:家庭 就在那一间一间的屋子中 缩回了,我们缩回了 要去跨越大地的脚 就在那一张张的大床上 增加我们堕落的体重 直到肚子也拖垂到地板上 我们会看到另一人:妻子 和她的手影子:在厨房中 淌汗的生活 “再油一遍小衣柜吧———蠢货!” 太阳就从那时变成了庸俗的摄影师 一些受到惊吓的懦夫,看来 正是我们。正盯着一些 干瘪的枣儿吊在枝头 就像下垂的无能的阴囊 那是我们仅存的一点奢望 就是那两只可怜的腰子 它们吸走我们体内的最后一点营养 就像一小截贪婪的肠子 而,我们应当有过的品格 早被剥制成干果 就和干辣椒、葱头一块儿 挂到门前的小钉上 一些把尾巴也一块儿 穿到裤子里的男人 在时时向它张望 噢,我们这些头发曾经燃烧的男人啊 我们唯一忘记的就是人 我们终于戒掉了人 关心别人的坏习惯 当你的手搭到别人肩上 准会感到皮革般的隔膜 当你看到别人的脸 已变得这般冷漠 你准会感到人 对人有过的祝福 已成为一桩古老的丑事———当然 世界上留下你和我 也只是一对普通的交易者 ———我们已经很少谈论太阳了 如果价钱合适 我们会把它 也一块儿卖掉 而我们原是捡拾海蛎精美皮壳的少年人呵 我们原是梦想成为神奇乐师的人呵 # 直到有一天有人唤着我们的名字:白痴 噢、白痴 梳你们的胡子 拔你们鼻子眼里的毛 剪你们的脚趾甲吧 你们这些 在皮夹克上打油 在女人枕上留下皮屑的男人呵 往腋下擦除臭剂 把丝袜带勒进脂肪的女人呵 把你们香肠般的手指 在浸到油锅里炸一遍吧 用你们翘起来的小指头 喝你们的汤 割你们的双眼皮儿 拔光你们的眉毛吧! 再用小刀 细细地刮净你们的小腿吧! 大口大口地———你们 吞咽橡皮或者脂肪 有着肿大的吓人的甲状腺 和再吞掉十万只蜗牛的饥饿感 可你们———有谁 敢再提到哪儿 去寻找一个出租勇气的地方 找到那家经营贪婪的商店 让二十万头肉牛 一齐死在里边? 当你们看到皮 怎样从牛身上剥下 牛头,怎样和牛身分家 岁月的屠夫,怎样 在皮围裙上揩擦血手 就悄悄地 背过身子,把牙齿吐到池子里去吧 吐到池子中间 漂着油花的剩粥里去吧 别忘了吐掉的 是你早年不驯的性格 是你浪子往日的倔强! 哎,那时候——你还敢 推开盛在小碟中的猫鱼 抹在面包上的愚蠢 和寄卖商店出售的大号寿衣 还敢从地上捡起针 追着讽刺假奶、发套 还敢从指甲中剔出你的诅咒: 中风吧———拐杖! 沉到杯底吧————假牙! 还敢用屁股 对准前面的世界 还敢把它称为:抗议! 你们这些永远失去吮吸柠檬快乐的男人呵 你们这些屁股大大的男人呵 你们这些认为哭泣无用的男人呵 而且,你们是多么想念女人胸前美好的水果呵 而且,你们是多么想念 大嘴巴女人的歌唱呵: 再给我们一点羞耻吧! 再给我们一点无用的羞耻吧! 噢,当眼睛大大的孩子注视我们的时候 我们,我们是多么多么地怀念 我们是多么多么地怀念 我们童年的那架大管风琴啊——

0
《多多四十年诗选》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