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9.6分
读书笔记 28回:清虚观打的是什么醮?
贝小西

二十八回,贾元春颁赐端午节礼,独贾宝玉与薛宝钗得了一样的东西: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林黛玉同迎春、探春、惜春一样,只有扇子和数珠儿。这样的安排,背后用意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在向贾府众人暗示,元妃心里选中的宝玉婚配人选是薛宝钗,这是一种变相的赐婚。薛宝钗举止娴雅,品格端方,与自己颇有七分相似,让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娶这样的姨表妹,她最放心,也最符合贾、王、薛三个家族的利益。

元妃的意思,大家当然都是明白的。宝玉听了之后,就很纳闷,“这是什么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宝玉心中的一对儿,当然是黛玉!贾母当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针对贾元春的变相赐婚行为,组织策划了清虚观打醮。

清虚观打醮,本来也是元春的安排。她送来一百二十两银子,让贾珍带着府里的男人们初一到初三去清虚观打三天的平安醮。所谓打醮,就是道士设坛念经做法事,打平安醮,是为祈求无灾无病、多福多寿而举行的一种打醮法事。本来这场打醮活动是该由贾珍来主持,与贾母是没什么关系的,但贾母却主动对王熙凤说自己也要参加。贾母之所以要主动去参加这个打醮活动,是有着特殊目的的,她就是要借着元春安排的这次活动,将计就计,来对赐婚行为进行回击。

首先,贾母让原本只该由男人们参加的打醮活动,变成一次家族所有人都去的集体活动。在参加的人中,她更是重点点名要让薛家母女去。她先是对薛宝钗说,“你也去,连你母亲也去。长天老日的,在家里也是睡觉”。“宝钗无奈只得应着”。从作者明用的“只得”,可见宝钗本意是不愿参加的!不仅如此,说完话后,贾母还特地打发人去请薛姨妈,并顺带告诉王夫人,要她也去。王夫人不愿去,找理由推脱掉了。

打醮那天,贾府上下阖府出动,乌压压的车子占了一条街。到了清虚观后,张道士趁机便在贾母面前提起了宝玉的亲事,说有一个十五岁的小姐与宝玉样貌家庭根基都很配。贾母接着说,“上回有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会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来告诉我”。贾母这话明显是说给薛家母女听的。和尚说了宝玉不该早娶,这话就是直接在打薛家母女的脸。因为薛家母女一直在宣扬金玉姻缘,有和尚说宝钗的金锁要有玉来配,现在也有和尚说宝玉不该早娶,你有和尚,我也有和尚,用我和尚攻你和尚,断掉金玉姻缘的舆论根基。接着又说,“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你薛家不是有钱嘛,我偏不在乎钱,模样配得上才最重要——谁跟宝玉模样最配?那是黛玉!所以,安排张道士提亲,贾母就是要当着众人之面宣布,薛宝钗是没戏的,她看中的孙媳妇是自己的外孙女林黛玉!

张道士提亲结束后,提出要看贾宝玉的玉,看完玉后又带回了一盘子贺物。宝玉一件件把这些贺物翻弄给贾母看,贾母对其他东西不太感兴趣,伸手把一个赤金点翠的麒麟给拿了起来,并且还问,“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这是明知故问,史湘云的东西,她会不记得!金麒麟的出现,意在告诉薛家母女,你不是有金锁嘛,我也还有一个侄孙女有金麒麟,即使真的存在所谓的“金玉良缘”,那也不一定就是薛宝钗,也有可能是史湘云!

这样一来,元妃安排的打醮活动,也就整个彻底变味了。张道士提亲和传示金麒麟倒变成了这次打醮活动的主要内容。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推想,此次打醮活动就是贾母与张道士合谋演给薛家母女及众人看的一场戏,意在告诉众人,对于作为贵妃的贾元春赐婚,她是不同意的!这两个重头戏表演完了,贾母就对打醮活动彻底失去了兴趣,后来王熙凤虽再三劝说,贾母还是执意不去了。

清虚观的戏演完了,贾母却可能还嫌不太过瘾,于是借着宝黛二人回来拌嘴吵架,再次明确告诉众人,宝玉和黛玉二人“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在古代就有夫妻的意思。所以,脂砚斋批说,“二玉心事此回大书,是难了割,却用太君一言以定,是道悉通部书之大旨”。

贾母通过这三件事明确表达了自己对元妃赐婚的反对,而贾元春虽是贵妃,但在家事方面却也不能与祖母起直接的冲突。经此一个回合后,宝玉婚配问题,也就在双方相互妥协之中被暂时搁置了起来。

0
《红楼梦》的全部笔记 87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