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枕 8.9分
读书笔记 十三
夏天不远

结尾: 对面的折凳上坐着两个人,都穿着草鞋。一人身披红毛毯;一人穿着草绿色裤子,膝头上缀着补丁。他的手搭在这块补丁上面。 “还是不行吗?” “不行呀。” “要是像牛一样有两个胃就好啦。” “有了两个胃当然不用说啦,一个坏了可以把它切掉。” 这位乡下人看来有胃病。他们闻不到满洲原野上风的腥臭,也尝不到现代文明的弊害。革命是怎么回事?他们连这两个字都未听到过吧。他们或许连自己的胃是一个还是两个也不知道吧。我掏出写生本,画下他俩的姿态。 车站的铃声响了。车票已经买好了。 “好,走吧。”那美姑娘站起身来。 “走吧。”老人也站起身来。 一行人一同穿过检票口,走到月台上。铃声不停地响着。 轰隆轰隆,文明的长蛇沿着银光闪亮的铁轨蜿蜒而来。文明的长蛇嘴里吐着黑烟。 “眼看就要分别啦。”老人说道。 “好吧,再见啦。”久一低下头说。 “你去死吧。”那美姑娘又说了这句话。 “行李到了没有?”哥哥问。 长蛇在我们面前停下了。蛇肚子的门全部洞开,有人出来,有人进去。久一也上了车。老人、哥哥、那美姑娘和我都站在外头。 车轮一旦转动起来,久一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人了。他将到遥远遥远的世界去。那个世界硝烟弥漫,人们在火药气味里忙忙碌碌,在鲜红的血地上跌打滚爬。空中响着隆隆的炮声。久一就要奔向这样的地方。他站在车厢里,默默望着我们。从山中把我们引向这里的久一和被引出来的我们,两者之间的缘分将要在这里切断或者正在这里被切断。车厢的门窗开着,彼此互相望着。乘客和被送的人之间只相隔六尺的距离,我们的缘分就要完结了。 列车员把车门一一关紧,逐渐走向这边来。每关上一扇门,乘客和送行的人的距离就变得远了。不一会儿,久一那个车厢的车门也呼的一声关上了。世界已经分成两个。老人不由走到车窗旁边,青年从车窗里探出头来。 “危险,要开车啦!” 一声吆喝,无所留恋的铁车咕噜噜开动了,一个一个窗户打我们眼前掠过。久一的面孔渐渐变小了。最后一节的三等车厢从我们面前经过的时候,车窗里又露出一个面孔。茶色的破旧礼帽下面,满脸络腮胡子,那村野武夫留连地把头伸出窗外。这时,那美姑娘和这汉子不期而然地打了个照面。铁车隆隆地行驶,汉子的面孔立即消失了。那美姑娘茫然地目送着奔驰的火车。她那茫然的神情里,奇妙地浮现着一种从前未曾见过的怜悯之情。 “有啦,有啦,有了这副表情就能作画啦!” 我拍拍那美姑娘的肩头小声说。我胸中的画面在这一刹那间完成了。

0
《草枕》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