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与黑 8.4分
读书笔记 第208页
唐诗宋词300首

于连认为可以利用德.迈斯特先生的《教皇论》来赢得同学的敬意。他的弘论确实使同学大为吃惊,然而这一次他又不慎犯了天条,因为他阐述他们的观点比他们自己更有条理,这使他们分外恼怒。谢朗神父自己不谨慎,也没有教会于连谨言慎行。他只教会于连养成了推理缜密、语言简洁的习惯,却忘了告诉他,对于一个不受敬重的人,这种习惯本身就是一大罪状。因为任何雄辩的高论,都会构成对某些人士尊严的冒犯。

0
《红与黑》的全部笔记 3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