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 8.3分
读书笔记 第11章
DainChyin
一直假装自己不存在的郭长城却忽然突兀地插话说:「我小时候也是奶奶带大的,是十六那年她没了,因为这,我整整休了半年的学。」 沈巍和李茜一起看向他。 郭长城沉默了一会,然后闷闷地说:「从小我就不争气,别的孩子欺负我,我既不敢还手,也不敢哭,被她发现了,就带着我一路找到学校去,然后回家数落我……她领着我出去买酸奶,买巧克力,买糖,买庆丰的素馅包子,买回来自己一口也舍不得吃,全给我,都给她送到嘴边了,她就咬一个边……我小时候一直想,长大了挣钱,要孝顺她,也给她买酸奶,买巧克力,买小包子,可是……她没等到。」 李茜不知道被触动了什么,眼睛里开始泛出泪花,郭长城无知无觉,他不像是在跟别人说话,反而像是自言自语:「她是晚上睡着睡着觉就没了的,谁也不知道,第二天早晨发现人没起来,去叫,才发现……那两年我总是梦见她,休学的时候,就天天梦见她用手推我,跟我说‘念书去,好好念书’,后来我复了学,有时候成绩好了,她就对我笑,成绩下降了,她就绷着脸看着我叹气,直到我上了大学。」 郭长城的模样就像一棵被霜打了的茄子,沈巍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郭长城羞涩地对他笑了笑,笑容稍纵即逝:「我拿录取通知书比别人都晚一些……第三批嘛,已经都拖到九月份了,那天晚上最后一次见她,她跟我说‘你成人了,奶奶放心了,就走了’,我问她要去哪,她只是摇摇头,说是去死人该去的地方,活人就不要打听了,然后这些年,我再也没有梦见过她,一回都没有,我大伯说她是投胎去了。」 李茜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似的,没声没息地往下滚。
0
《镇魂》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