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丙午到“流亡” 8.7分
读书笔记 离别
简林

默存走到车门口,叫我们回去吧,别等了,彼此 遥遥相望,也无话可说。我想,让他看我们回去还有 三人,可以放心释念,免得火车驰走时,他看到我们 眼里,都在不放心他一人离去。我们遵照他的意思,不 等车开,先自走了。几次回头望望,车还不动,车下还是挤满了人。我们默默回家;阿圆和得一接着也各回工厂。他们同在一校而不同系,不在同一工厂劳动。

我们"连"是一九七0年七月十二日动身下干校的。 上次送默存走,有我和阿圆还有得一。这次送我走,只 剩了阿圆一人;得一已于一月前自杀去世。

阿圆送我上了火车,我也促她先归,别等车开。她 不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子,我该可以放心撇下她。可是 我看着她踽踽独归的背影,心上凄楚,忙闭上眼晴;闭上了眼睛,越发能看到她在我们那破残凌乱的家里, 独自收拾整理,忙又睁开眼。车窗外已不见了她的背 影。我又合上眼,让眼泪流进鼻子,流入肚里。火车慢慢开动,我离开了北京。

0
《从丙午到“流亡”》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