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之场 9.1分
读书笔记 记忆与历史之间:场所问题 二、为历史所侵占的记忆
夜在弦
我们与过去的关联的所有动力,都在于不可逾越之物与已消除之物之间的微妙博弈。从“关联”一词的首要意义上说,它涉及的是一种表象,这表象完全不同与从前的复活所寻求的东西。不管复活自认为多么完整,它实际上暗含着一种高明的记忆等级化,即通过明暗安排,从已确定的当下的眼光来确定观察过去的视角。单一解释原则的丧失让我们置身于一个曝光的世界里,与此同时,这又将一切对象——哪怕是最卑微、最不可能、最难以理解的对象——推向历史神秘的尊位。从前我们知道我们是谁的儿子,今天我们知道我们既不是谁的儿子又是所有人的儿子。

(按:从单一纯粹的信念到普遍历史视角的分析性、理解性)

由于没有人知道过去从何而来,一种不确定的焦虑感将一切都变成历史的痕迹、可能的标记和疑点,是我们让清楚明白的事实染上这种疑点的。我们对过去的感知,就是粗暴地占有我们知道已经不属于我们的事物。它要求对失去的事物作准确的调适。表象排斥巨幅画卷,残卷排斥整体画面,表象的产生依靠的是零星的闪光、有选择的提取物的增值,以及别有意味的抽样。
……在这么多微观史学研究交付于我们的这些过去的气泡中,怎能看不到把我们重构的历史等同于我们经验的历史的意愿呢?
0
《记忆之场》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