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基于道德困惑的经验
闻夕felicity

关于债务的争论至少已经持续了5000年。对于绝大部分人类历史,至少对国家和帝国的历史来说,人类中的绝大多数都被告知自己是债务人。历史学家,特别是有见解的历史学家,一直以来都奇怪地不愿意考虑人的影响(human consequence),尤其是因为这种情况导致的持续暴行和怨恨甚于其他任何情况。你告诉人们他们是下等的,他们可能会不高兴,但出人意料的是这极少导致武装反叛。告诉人们他们可能是平等的,但没有实现平等,告诉他们不配拥有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那些东西都不属于他们,你将极有可能激发起人们的狂怒。当然,看起来这是历史教给我们的。几千年以来,富人和穷人之间的斗争在绝大多数时候以债务人和债权人相冲突的形式呈现——关于利息支付、劳役偿债、债务赦免、重新占有、赔偿、扣押绵羊、没收葡萄园和使债务人的子女卖身为奴等做法的对错争论。同样,在过去的5000年里,叛乱在时间上有着惊人的规律性,并且以同样的方式开始:销毁债务记录——木刻板、纸莎草纸、账单等债权人在任一时间和地点可能采用的记录形式(之后,叛乱者通常会设法获得土地所有权和纳税评估的记录)。正如伟大的古典主义学者摩西·芬利(Moses Finley)常说的,古代所有的革命运动都有同样的一个步骤:“

……

历史上,只有两种方式能够有效地帮助放债者摆脱骂名:一种是把责任转嫁给第三方,另一种是坚称借钱的人十恶不赦。例如,在中世纪的法国,地主通常采用第一种方式,雇用犹太人作为代理人。许多人甚至会说“我们的”犹太人——指那些由他们私人保护起来的犹太人。尽管在实际情况中,这一般意味着他们在自己的领地内不允许犹太人从事除了放高利贷以外的任何职业(确保人们都把矛头对准犹太人),然后定期攻击犹太人,称他们是“令人憎恨的东西”,最后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当然,第二种方法更为常见。但是这种方法带来的结论一般是贷款行为的双方同样有罪;整个事件是桩卑鄙的交易;更常见的是,双方都应该受到诅咒。

……

这是用一种更加生动、更加发自肺腑的方式询问同一个问题:“谁究竟欠什么人什么东西?” 它同样完美地阐述了一个人一旦提出“谁究竟欠什么人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就表示他已经开始采用债主的表达方式。就好像如果我们不偿还自己的债务,那么“转世为牛或马就是我们的偿还方式”;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太过分的债主,那么你也会“再次偿还”。因此,即使是因果报应的正义,也能被简化为商业交易的表达方式。 在这里,我们将提出本书的核心问题:精确地说,当我们的道德感和正义感被简化为商业的表达方式,那将意味着什么?当我们让更多的责任简化为债务意味着什么?当一个人转向另一个人借债的时候,将发生什么变化?当我们的表达方式已经由市场定型之后,我们如何讨论它们?在某种意义上说,责任和债务的区别是简单的、明显的。债务是要偿还一定数量金钱的责任。因此,债务和其他形式的责任不同,它是可以被精确地定量衡量的。这使得债务变得简单、冰冷、不夹杂任何个人感情——相应地,也就使得债务具有了流通性。如果一个人欠另一个人人情,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那么这个亏欠的关系只对该特定的人有效。但是如果一个人欠了一笔利息为12%的4000美元贷款,那么债主是谁其实并不重要;也不需要债主和债户双方搜肠刮肚地想对方究竟需要什么、想要什么、能做什么——如果亏欠的东西是人情、尊重或者感激,那么双方就一定要进行这样的思考。如果亏欠的是金钱,就不需要把人的影响考虑在内,只需要计算本金、收支平衡、罚金和利率。 如果最终的计算结果表明,你需要背井离乡丢弃自己的房子,或者你的女儿不得不到伐木营地卖淫,显然,这非常不幸,但是这对债主来说是必要的。钱就是钱,而交易就是交易。 从这个角度来看,最关键的因素——也是下面将要详细讨论的一个话题,就在于金钱把道德转变成不受个人感情影响的数学计算的能力。通过这一转变,可以将本来令人无法容忍或者厌恶的东西变得可以接受。而我一直在强调的暴力因素就退居其次了。“债务”和道德层面的责任的区别,并不在于是否有持有武器的人通过没收债户的财产或威胁要打断债户的腿来确保责任的履行;其实区别非常简单,就在于债主是否有办法定量地、精确地详细说明债户到底欠他多少。 但是,如果看得更深入一点,你就会发现这两个因素(暴力和定量)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事实上,几乎不可能找到这两个因素单独存在发挥作用的例子。

……

当热潮退去,结果证明这些金融产品几乎全部是精心设计的骗局。它们的运转方式包括:向贫穷的家庭出售贷款产品,而这些贷款产品的设计方式使其必然会出现违约;赌注是这些产品的持有者出现违约需要的时间;将贷款产品和赌注打包在一起,出售给机构投资者(也许是贷款产品持有者的退休养老金账户),声称不论发生什么都必然能赚钱,并且允许上述投资者转让这种打包产品,就好像它们是货币;将付清赌注的责任移交给庞大的保险集团,一旦无法偿还最终债务的数额(这种情况是必然会发生的),那么这些债务就要由纳税人来承担(而那些保险集团也确实得到了紧急救援)。换句话说,整个事件看起来就像是银行在20世纪70年代晚期借钱给玻利维亚和加蓬的独裁者时的所作所为一样,只不过设计得更加巧妙:银行提供彻头彻尾不负责任的贷款,因为银行清楚地知道一旦接受了贷款,那些政治家和官僚就会竭尽所能保证贷款得到偿还,而不在乎在偿还过程中要破坏多少人的生活、牺牲多少条人命。

0
《债》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