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史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13页
trortd茶黄绿红

P113~P114

一 话语不是思维,思维不是话语。话语是思维的表达,是思维的载体。字词是思维的无形的部件。所以可以用字词任意拼接成话语,而这绝不意味着它随即被赋予了思维的“活性”。很多人的思考错就错在此处,因为大多数无意义的句子是很容易判别的,而某些句子出于巧合,读起来很像那么回事。比如对“人是猪”这样的句子不会有谁费心思理会,而很多人都曾被画出来的回字形楼梯唬住,这样的句子纯是无思维“活性”的废物,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废物。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便是数学、逻辑学里的所谓“悖论”,它们通通都属上述情况。

二 “这并非说是话语创造了现实,而是说一些话语形式比其他话语形式更加忠实地表达了正在形成的现实,其原因在于一些文本能够比其他文本更好地揭示时代的精神。”话语没有魔力。不管它是否承载了逻辑正确的思维,即便它看起来美还是不美,它都没有魔力。这好比金子作为货币是货真价实的,而纸钞只是货币的符号,着迷于纸钞繁衍即是所谓泡沫。

P132

“一方面,要大力肯定团结是无私的,另一方面,又要照顾到相关者的利益,这显然是矛盾的。断言无私的行为中存在着利益,不啻画地为牢,陷入一种双重制约之中。看来,不断重复这样的论证可以逐渐使得其所包含的悖论消失,犹如人们能够习惯于谬论一样。”

这是人类的一大本领。作为一种基本的脑功能,它肯定有积极的一面。现实中充满冲突,而且很少能够调和或躲避,那么对它们照单全收正是人能够继续活下去的必备的心理能力。而消极的一面则是换个角度看待这种兼容的后果,也许这个人就这样平静地忍受下去了,或者让自己变傻,或者干脆忘掉。

P143

“历史著作永远是对过去的重新阐发,尽管我们在这样说的时候应该持某种谨慎的态度。”

每个人都可以写自己的回忆,每个学者都可以重新阐发历史。历史是人类制造的全部事件的总集,大家都应该清楚这个可怕的前提,谨记在心的话,人就不容易轻信或固执。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写作者的水平,也在于阅读者的水平,一边是斗量海水,另一边是茉莉花喂牛。

“举例来说,到底是个人主义先于最大利润的行为,还是积累的必要决定着利己主义的行为?到底是企业精神先于工业化,还是实业盈利的潜能激发了企业家?由于在实践中两个环节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那么像罗斯托那样分辨孰先孰后,显然是荒谬的。”

当思路中出现“交”和“并”的时候,很多人会把握不住,似乎出于脑容量的限制,有时候难以理解什么是“且”,只能理解“或”。比如一个人告诉另一个人,要将某件事做成功,必须将A、B、C三个条件都满足。可有些人就是难以将这个“都”字理解到位。也许是因为人的注意力无法同时关注两个对象的缘故,所以在人的心理感知上,某一时刻只能容纳一个对象,因而“且”的逻辑是需要额外补充的。思维真的是需要训练的,就像要做任何事情时一样。

P155

很多公开宣扬并受到广泛认同的说法(有时是不走心的连连称是罢了),其中的致命问题往往显而易见。惊叫“皇帝新衣”的人总会是有的,但为何很少扭转大局?于是这就回到了《发展史》的主旨,它们都是人类的宗教信仰现象啊。

P160

我们看外国人写的书,看到他们谈论我们。看外国人如何看待“外国”是很有趣的,就像把海子翻译成英语再翻译回来,也许真的会被评价为一首货真价实的现代诗。大家都一样,出于任何目的而去做任何事的人都有,人多嘴杂啊。

P173

“人们常说,马克思提出了对西方制度问题的杰出批判,但他没能对西方制度本身进行批判。‘发展生产力’成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共同目标……”

很有启发是思路。

P175

“附录”

非常好的对西方经济学原理的理论基础的质疑。曼昆的《西方哲学原理》同样应该被这样质疑。

P181~182

“正如加尔通十分正确地指出的那样,这样的实践早已有之,就像人类本身一样古老,将‘自力更生’归功于某个开创者是徒劳无益的。……这就是社会独立自主或者自力更生‘理论’的基本悖论:它力求以一贯和完整的方式提出人类有史以来在全球占主导地位的生活方式,而且将其反思的成果说成是对‘发展’的争论一个不可否认的‘创新’因素的‘发现’!这是创新传统的一个很好的例子,也就是说对于可以追溯到远古的事情赋予旷世未见的新事物的特征乃是现代人的义务。这个简单的验证足以衡量建立在增长、积累、与竞争相关的优势的夺取、国际贸易的利润和主导地位的利用基础上的‘发展’范式的意识形态霸权何等强大。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独立自主论必须借助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话语来说明自己的正确性,论证国际贸易的好处,捍卫经济和社会平等概念,重新思考流行理论所忽视的生态成本问题,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P193

“最理性的东西未必始终是合理的。因此,强制的方式能否达到动员的目的和获得人民的支持,是一个问号。”

理性只是人诸多能力、现象中的一方面。其他方面不可忽视、无视。

P198~199

当人描述、总结一件事情的时候,有时连他眼皮子底下的例外都看不见。

P221

“问题不在于制定一个能够使全体南方民众受益的新战略,而在于保障民族资产阶级分享更大一份世界经济增长的利润蛋糕。”

从某个角度看去,一个国家像一颗细胞,一颗颗细胞游离在地球表面,接触,蠕动,像对方伸展触角。而最活跃的那部分人构成了细胞膜,正是他们执行着国家细胞之间的接触。很显然,我想说的是他们正是最有钱的那部分人。

P228

“报告最终选择依据不同后果,特别是长期的生态后果对增长的内涵进行监控,并且明确地宣告‘经济的第一性不再能加以维护’。这个勇敢的论断不啻渎圣,后来在任何一个国际宣言中都没有被再次引用。它提出四个命题来批判消费社会的穷奢极侈:肉和是由的消费达到极限,更节约地使用建筑,加长消费品的寿命,取消私人汽车,代之以集体运输和增多出租车辆。在这个报告的作者们看来,这丝毫不是什么苦行措施,而是既可以改善生活质量,又有利于建立同南方国家的更公平的关系的简捷手段。”

来个干脆的!

P245

“‘需要’概念尽管是经济学的基础,但它并不因此而得到保障。……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即人从来不是单个的,他们生于一个社会之中,是社会以特定的方式决定了他们的‘需要’。因此,建立普遍的或者跨文化的准则不啻荒唐。‘需要’云云,只是一个‘预设概念’,用于涂尔干的话来说,也就是‘主导庸人精神的错误共识’之一。”

0
《发展史》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