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时笔记(1914-1917) 8.8分
读书笔记 私人部分 MS101
Cooleung
为了摆正我在这里的位置需要非常好的心情和哲学

我是以几乎令人滑稽的微笑来做那些最为低贱的差事的。
这是性格的耐火试验。

我对他不太有好感。结果=0。

哈哈哈哈哈数学家

昨天和今天得了重感冒,常常不舒服。有时有点沮丧。

可爱的维特,因为真实。

因此,如下说法自然不成立:一项共同的伟大事业必然使人变得高尚。

——大概不可能与这里的人互相理解(也许少尉除外,他似乎是一个十分好的人)。因此谦卑地做工作,为了上帝的缘故不要丧失自我(自我)!!!!因为当一个人将自己让与他人时,他最容易丧失自我。

四个叹号被我画了十几行加重。

将自己让与他人、分享自我一定会丧失自我是吗?存在不绝对性吗?

我也对他人抱有绝对的怀疑和排斥啊,认为他人和自我永远带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多少年了,放不下。

我将竭尽全力保全我的生命,除非我改变了主意。

他能与最大的无赖友好地周旋而不丧失自己的尊严。

仍然没有获得任何确定的东西。

他在意确定的东西。

只有一件事是必要的:能够静观发生在你头上的一切事情!集中心思!愿上帝帮助我!

昨天我已经下定决心不做任何抵抗,可以说服我的外部环境采取完全不在乎的态度,以便使我内在的东西不受干扰。

一读:花了一个大星号。

二读:瞧瞧这逻辑。

还没有很好地贯彻我的完全被动性的打算……但是,只是不要放弃自我

我还没有下定决心采取完全被动的方式。这或许是一种邪恶,因为相对于所有这些人来说我的确是软弱无力的。如果我进行反抗,那么我只不过是在徒劳无益地消耗我自己。

想起那时,所有我撂下的狠话,“世界与你无关”“人能把我怎么样呢”的自我告诫,就是一次又一次地“下定决心采取完全被动的方式”啊。一直以来,我都尊崇轻盈,尊崇无动于衷,以至于在我做不到的时候,我认定做不到为一种无能和罪恶。并且、然而,过于生硬的强调,本身已经暴露为一种反抗了。想想看,我当时好像就是认可这是反抗的。我当时认可反抗。所有稀奇古怪、不被理解的动作也是反抗的异化。或许我没有别的法子了。

我总是一再地在心中对自己说托尔斯泰的如下一段话:“一个人从肉体上说是软弱无力的,但是经由精神他成为自由的。”但愿精神存在于我之中!下午少尉听到附近有枪炮声。我非常兴奋。有可能我们要进入战备状态。如果发生了射击,我应该如何做?我并不害怕被击中,只是害怕不能像样地完成我的义务。愿上帝给我以力量!阿门。阿门。阿门。

哎,维特啊。

现在削土豆皮时我能进入最佳的工作状态。因此,总是毛遂自荐地做这件事。
削土豆皮之于我就如同磨镜片之于斯宾诺莎一样。

最经典

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做一个正派的人了,因为我直接面对着死亡。

真像我啊,渴望一个足够严肃的得证机会

“她不敢死的。”她听了,就知道了。

做了工作,但是没有成果。我还是没有看清楚,还是没有获得任何综览。我看到了细节,但是并不知道如何将它们安排进整体之中。
在安康的时候人们不会想到肉体上的软弱;但是在困难时期人们却意识到这个事实。于是人们便求助于精神。——

刚读到的时候在火车站,在手机备忘录写了一大段怼

人不应该依赖于偶然的情况。既不依赖于有力的偶然情况,也不依赖于不利的偶然情况。

帮维特举个栗子:既不依赖于有力的偶然情况比如做正确的事时,也不依赖于不利的偶然情况比如辩解时。

我既不能加速也不能延迟我的死亡:这就是人生。那么,我必须如何生活才能存在于每一个瞬间之中:生活于善和美之中,直至生命自行终止?

写过类似的

我必须对外在的生命的困难采取完全无所谓的态度。

那个打破僵局的思想是否会来到我的身边,他是否会来到??!!

等待。

我也在等待

我现在正围攻我的问题。

英国人——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

“别忘了我们是英国人,我们是基督徒啊”——简奥斯汀《诺桑觉寺》

14.10.29讲保罗

当处于极大的痛苦中时,你将会不停地被要求回答:为什么要承受这些?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你不得不尝试对你所处的境况给出答案。要你给出回答的要求一刻也不会停止

0
《战时笔记(1914-1917)》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