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共同体 8.8分
读书笔记 旧语言,新模型
顾一禾
传统贵族相对较少的人数、他们固定的政治基础,以及隐含在性交与继承之中的政治关系的个人化,意味着他们作为阶级的内聚力既是想象的,也是具体的。一个不识字的贵族仍旧可以令自己的行为举止像个贵族。然而资产阶级行吗?用比喻来说,这个阶级只有在这么多相同的复制品的存在中才行成为一个阶级的。
通过印刷语言,他们确实逐渐能在心中大体想象出数以千计和他们自己一样的人。因为不识字的资产阶级而是难以想象的。因此,从世界史的角度观之,资产阶级是最先在一个本质为想象的基础上建立内部连带的阶级。

对比来看,在中国,社会中层,“大家庭”的单元正在被“中产阶级”的概念消解。一个被归类或自认为中产阶级,消费无印良品和宜家的城市居民,可能非常容易想象成百上千和他/她一样在周六晚上在香薰灯下做瑜伽的其他中产阶级,并且和他们产生共情(empathy),在社会事件中表现出立场与行动的一致性,而无法理解自己生活在郊县的亲戚甚至自己的父母。

中国的新兴中产阶级(或类似性质的但更小的社群集体)的产生建立在消费和使用共同符号体系的基础上,既包括通过文本传播的新中产价值观,也包括设计符号。虽然空间上可能存在较大分隔,但已知是大量生产的产品所构成的共享的视觉(以及其他感觉)系统环境,让个体感觉到其他个体与自己拥有同样的精神立场,从而形成一种想象的共同体,进而组成阶级。

0
《想象的共同体》的全部笔记 13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