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回忆录(全2册) 9.2分
读书笔记 第七十三讲 萨特续谈
成宫宽贵他女票
听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第三乐章,觉得宇宙不配。艺术家才大,冤深,永远是冤案。

总之,对生命,对人类,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看清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中国古代的智者是悲观而快乐的。

鲁迅看港台文学,会喜欢吗?要骂的。可是鲁迅要救的孩子,喜欢三毛。鲁迅把希望寄托在未来,这就是他的未来。

人类是合群的、社会性的动物。“个人”是孤独的、不合群的、不可能沟通的高级动物。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人类”不是“个人”。 人问苏格拉底该不该结婚。他答:两种结果都会懊悔的。

现在还不到时候。如果到某个世纪——我的假想——宗教政治、伦理、哲学这些迷障全部消除,那人类的黄金时代就来了。现在、过去,文学还是作为宗教、政治、伦理、哲学的附庸。 有人问:这黄金时代会不会来?我答:不会。 那空想有什么用?我说:“有用。”…… 我们知道了宗教哲学是迷障——有用。 我们知道了文学艺术一直是委屈着,做奴才——有用。…… ……人类的黄金时代并不属于人类,而是属于少数人。贝多芬、肖邦、陶渊明,早就成就了他们个人的黄金时代。
0
《文学回忆录(全2册)》的全部笔记 477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