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曾祺精选集 9.2分
读书笔记 鸡毛·西南联大艰苦时期
mollyling
先生们现在可没有赚大钱,做大事,而且越来越穷,找文嫂洗衣服、做被子的越来越少了。大部分先生非到万不得已,不拆被子。一年也不定拆洗一回,有的先生虽然看起来衣冠齐楚,西服皮鞋,但是皮鞋底下有洞。有一位先生还为此制了一则谜语天不知地知,你不知我知。”他们的袜子没有后跟,穿的时候就把袜尖往前拽拽,窝在脚心里,这样后跟的破洞就露不出来了。他们的衬衫穿脏了,脱下来换一件。过两天新换的又脏了,看看还是原先脱下的一件干净些,于是又换回来。有时要去参加 Party,没有一件洁白的衬衫,灵机一动:有了!把衬衫反过来穿!打一条领带,把钮扣遮住,这样就看不出反正了。就这样,还很优美地跳着《蓝色的多瑙河》。有一些,就完全不修边幅,衣衫褴楼,囚首垢面,跟一个叫花子差不多了。他们的裤子破了,就有根麻绳把破处系紧。文嫂看到这些先生,常常跟女儿说:可怜!”
0
《汪曾祺精选集》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