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讲义 8.9分
读书笔记 开国
纳兰青菀

读至《开国》末页,见孟森评曰:“太祖以来,与臣下争意气不与臣下争是非所养成之美俗。清则君之处臣,必令天下颂为至圣,必令天下视被处者为至辱,此则气节之所以卑也。”卒觉其言甚为有理,却不能会其全意。譬如,太祖如何与臣争意气?为何不争是非耶?是非意气有何差别?再观史料,明其意也。太祖处罚臣下,不与其论是非,欲杀便杀,欲赦便赦,无多言矣。至于后世君主,或昏昧暗弱,或如太祖般刚愎强横,自行其是,臣下不能与之论理,只好与其斗气,如王朴之属遂成风尚。

而清与明相异矣,不在清帝不知气节为何物,而在清帝之博学多识,崇理贤明,故处罚臣下必据明理,必争对错,决不明知某事为错而为也。若稍因私意行之,亦必据理力争,混淆视听,运理缜密,臣与之辩亦无益矣。清既斗理不斗气,而理在帝皇心中,又早有定数,便是不争也罢。斗气之风遂绝。倒也无甚大过耳。

一观中国历代,唯明最重气节。道是理学熏习之故,实为昏君暗世逼迫不得已之举。而觉罗氏为历代帝王中最慧最贤者,以己之大智光明,只能驭一群卑顺臣下,以其太慧也,尽蔽臣之性。可古为人治之世,帝君德智尤为重也,故无论臣下气节如何,清世更比明世昌,乃不争之事实。

朝臣才干亦如是。清臣非无能也,不过一语则君知也,顺遂无澜,推施社稷,故人不闻。明臣则不同,上奉暗弱之君,则争权之势起;争权之势起,则廷僚更迭,政见不一。君子有济世之胸怀,非争夺而不能如愿,便争夺之。又帝君昏弱,非臣力不能运世,则群星璀璨矣。于是无论功过,皆著于史,广为人知。实是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之理也。

0
《明史讲义》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