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构文化研究 9.2分
读书笔记 密斯凡德罗:先锋与延续
Qfwfq

作者叙述的时间线其实是混乱的。提示了非常重要的庭院住宅系列放在德国馆之后,就让人很难明白密斯在经过了前期在古典的平面和风格派的平面之间纠结了之后为什么突然转向了庭院住宅。庭院住宅和前两者相比最重要的差别就是 围墙。

年表

1906年-1907年 艾洛伊斯·里尔(Alois Riehl)住宅,柏林 1911年 佩尔斯(Perls)住宅,柏林 1913年 黑尔街(Heerstraße)住宅,柏林 1921年 坎丕勒(Kampner)住宅(已毁),柏林 1924年 莫司勒(Mosler)住宅,柏林 1926年 沃尔夫(Wolf)住宅(已毁),古本 1925年-1927年 魏森霍夫区住宅展览会主持人,斯图加特 1928年-1930年 吐根哈特住宅(Tugendhat House),捷克 1928年-1929年 巴塞罗那国际博览会德国馆,巴塞罗那

1931年-1938年

庭院住宅系列 1939年-1958年 伊利诺伊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芝加哥 1946年-1951年 范斯沃斯住宅(Fransworth House),伊利诺伊州 1948年-1951年 湖滨大道860号和880公寓大楼(860 and 880 Lake Shore Drive Apartments),芝加哥 1952年-1953年 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曼海姆,德国 1953年-1954年 大会堂(Convention Hall),芝加哥 1954年-1958年 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与菲利普·约翰逊(Philip Johnson)合作,纽约 1962年-1968年 柏林新国家美术馆(New National Gallery),柏林

看到年表之后没想到密斯的作品竟然这么少。最重要的转折点确实是在德国馆。是来自莱特的影响。

很难相信密斯抄得这么直白,镜像了一下。壁炉换成了灯,阳台和枯山水庭院换成了水池,入口和服务空间不变。

另外一个说明德国馆不是密斯前期风格派住宅的延续的小细节是,受风格派影响时期平面的房间是对角线布置并开口的。

德国馆之后密斯的先锋与古典的矛盾,就变成了两种古典之间的矛盾,以及密度的不断增加。不变的内容是,密斯的建筑开始没法儿用了,德国馆就没法儿用,密斯告诉展览方这房子就是展品,展览方又在旁边新建了一个。之后的范斯沃斯、伊利诺伊理工学院、国家美术馆,整个通用空间系列在功能上都是失败的。玻璃幕墙的泛滥让这种失败延续至今。

德国馆桂离宫式的平面,很快回归了对称,围墙也消失了。范斯沃斯作为单元在水平和垂直方向上的扩展和叠加,倒是一个很东方的想法。柯布的做法是马赛公寓里的酒瓶和瓶架,单元可能是雪铁龙住宅。底层有时候像日本古建一样架空一点,有时候像神庙一样用一个基座。中间的核心和四周柱廊的关系也有点儿像神庙。铺地和柱子表皮的关系比较像日本古建。

范斯沃斯实际上就是庭院住宅密度增加后的版本。不同的院落和服务空间,房间,被压缩折叠了,只剩下一个核来划分。

王大闳对密斯庭院住宅的模仿中,很大的区别就是秩序一直是轴线对称不同庭院有空间序列的。建国路自宅和范斯沃斯同样对院落进行了折叠。折叠之后,和合院建筑对应的不同院落位置变了,角色还是都在。

和密斯一样摆脱重力的砖

0
《建构文化研究》的全部笔记 9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