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 7.9分
读书笔记 沉香屑:第一炉香
穆熙

“这一段香港故事,就在这里结束……薇龙的一炉香,也就快烧完了。”

战前的香港,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那开出的,是寂寞的花,那寂寞的花,像一个苍凉的手势,倏地也就结束了,如葛薇龙。

葛薇龙,一个努力完成学业而滞留香港的女学生。起初,她只是想得到姑妈的资助以完成学业,而姑妈寡居,每日家以交际各类豪门阔少为乐,声誉并不多好。薇龙认为,只要自己行的正,立的正,外头闲话,尽他们说去,她且安心念她的书,将来遇到真正喜欢她的人,自然会明白,决不会相信那些无聊的流言。。。

然而,她却低估了环境对一个人的熏陶、时间对一个人的侵蚀,尤其,爱情对一个姑娘的魔力。

在她到姑妈家的三个月以后,她遇到了乔琪—— 一个家世显赫却不被家族看好游手好闲吃喝玩乐的浪荡公子。她被他唤醒女孩子心底最初对爱情的信仰,在她准备迎接他的感情时,却被告知,他不能承诺她婚姻,也不能承诺她爱,他只能答应给她快乐……感情上的失落和受伤,让她意冷心灰,几经挣扎离开,最后,她还是妥协于自己的感性,留了下来。

到现在也不明白,她是为了乔琪留了下来,还是因为已经熟悉了姑妈这里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而自甘堕落?说到底,乔琪也不过是薇龙留下来的一个借口,准确说,是她自甘堕落的一个借口,然后美其名曰:为了爱情!!!

张爱玲笔下的战前香港,一份爱从来都是那么难。莫不是城破,白流苏和范柳原不会生出真心去爱;而这一炉香里,她又让我们看到了爱的不可获得。

0
《色,戒》的全部笔记 7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