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比芜杂的心绪 7.6分
读书笔记 第202页
林檎

然而作家菲茨杰拉德的伟大之处,在于无论被现实人生何等苛酷地打翻在地,都几乎没有丧失对文章的信赖。直到最后的最后,他都一直坚信自己能在写作中得到拯救。妻子的发狂也罢,世间冰冷的无视也罢,缓慢地腐蚀肉体的酒精也罢,债台高筑一筹莫展也罢,都不能消除这热烈的信念。

这一点与无法相信从文章获得拯救的可能,最终自绝性命的厄内斯特海明威的命运,形成绝好的对照。菲茨杰拉德直至垂死之际,都像紧抓着救命稻草一般,还在写小说。“只要写完这篇小说……”他说给自己听,“一切就会恢复原貌。”

唯有必将到来的新作品,唯有自己为了创作它而苦斗的灵魂,才是引导他的遥远的灯塔之光。就像《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主人公,那个不幸的杰伊盖茨比把海湾对岸闪烁的灯塔之光当作唯一的凭依,在这个充满污浊的世界上拼命生存下去。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今天仍有众多读者被菲茨杰拉德的作品吸引,我认为最大的理由不在于那“毁灭的美学”,大约正在于凌驾其上的“拯救的确信”。

0
《无比芜杂的心绪》的全部笔记 59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