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不满 8.2分
读书笔记 主宰的丧失
evanqian

罗尔斯的自由哲学建立在理性人的假设之上。那个世界是一群衣冠楚楚的绅士围坐在21点的牌桌旁,他们有能力计算概率分布并记熟了所有的出牌策略,欣然等待命运发牌,微笑着接受各种结局。而现实的世界像一个新开张的赌场,里到处都是偶尔路过的玩家,对规则背后残酷的平衡所知了了,任何胜利都会诱使更多的贪婪,何失败都会激发更多的执念。他们被感性主导,因情绪而失去控制。现实世界正是由这样的大多数构成的。

从1963年肯尼迪遇刺到1969年尼克松当选,美国一路从巅峰跌落,作者指出了1968这个特别的年份,马丁路德金遇刺,罗伯特肯尼迪遇刺,北越春季总攻让约翰逊总统关于战争就快结束的承诺破灭。民众普遍产生无力感,国家陷入失控的国际局势,个人陷入失控的政治生活,而空前高涨的个人自由并不能带来对局势的控制,甚至参与。两党政治围绕的传统话题:福利与税收的增减,人权的扩张与收缩,与个人自由有关,却无法填补人们的无力感。个人自由转变成底层黑人的街头抗议与骚乱,白人青年用自我放纵与药物来逃避残酷现实(或者说兵役),中产阶级不再相信美国能保卫自由世界也不再信任政客的承诺。每个阶层的美国人都感受到这种情绪:

他们对统治其生活的力量正在失去控制

在种种不满的宣泄中,政府首当其冲。法国爆发五月风暴,年轻学生被中国红卫兵全面夺权的”造反““革命”鼓舞,抬出毛的画像,希望夺回对政治的控制权。列侬则劝告,革命首先要从自己的头脑开始。争论很快被伍德斯托克的狂欢淹没。所有这些骚动与迷茫,让年轻人选择拒绝思考,在作者看来这都是共和政治凋零的后果。

国家高高在上无法触及,沦为政客的工具。而且当失败来临,人们发现个人的努力无法阻挡国家的陨落,也就怀疑过往的辉煌是否与我有关。个人在自己的空间可以为所欲为,但能吸引社会注视的也无非是戕害自己而已。当人们失去了一个有共同成长背景、共同的体验、共同情感依托的中间政治层可以依靠,可以参与,可以激发责任与荣誉,共和的传统于是凋零。高度自由而缺乏方向的个人,无法组织成推动进步的社会力量。而在国家和个人的两端,任何革命都无法破局。

华莱士第一次在主流政治中正视了这种不满。这个人物今天已经陌生了,但他在68年/72年竞选时的大部分观点与言论我们并不陌生,今天的美国总统正是迟来了50年的华莱士,尽管他对观念的执守还远不如旧式人物。“精英们脱离了你们,只有我听到了你们的不满” 这句话足够赢得选票。虽然药方来自江湖郎中,但人民愿意将希望寄托与他。这是美国政治中灰暗的一面,作者感概,但没有想到这个灰暗竟然成为今天的主流色调。

1968年,The Beatles 发布白色专辑
You say you'll change the constitution Well, you know We all want to change your head You tell me it's the institution Well, you know You'd better free your mind instead
—— "Revolution" by John Lennon

0
《民主的不满》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