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之星 6.6分
读书笔记 全书
闻夕felicity

我再次感到,把皇族当皇族来看,正是他们的历史使命。他们是融合过去和现在,把过去的记忆和意义当作自己的记忆和意义而保持的入。这样的存在,除了现在的皇族和贵族,应该没有别人了。我深刻感到这些人就是「时间本身」。

……

如果死亡是回到出生之前,那么,在这个世界,时间就不存在。

反过来说,如果能否定时间的存在,我们就能借着死亡,再度回到出生以前的世界。

……

我打算从小泷桥通走到大久保通,经过明治通,往神乐坡去。三月大地震时,我也是从西新宿走这条路线回到家。当时人行道摩肩擦踵,车道严重阻塞,单位丝毫不知东北地方遭受惊恐凄惨的大海啸侵袭,还半带着远足的心情。那样拥挤的时候也只花了两个半小时。若是平常,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可走到神乐坡。

走累的话,再叫计程车就好。

……

我认为,角田课长虽然那样烦恼,但绝对不会辞职回去德岛。他说「夫妻终究是做着不同的梦」,但只要有一方是这样想,夫妻就形同外人了。他的梦是「工作」,他太太的梦是「孩子」。

我认为夫妻应该做同样的梦,如果不能够,只能其中一方舍弃自己的梦。角田说他太太没有向他走近一步的路,大概是指这个吧。他烦恼是否要舍弃自己的梦,靠近太太的梦。就算有时间差,既然以双方相互靠近为理想,但在太太那边没有靠近之路的现今状态下,不可能只是他这边单方面靠过去。

……

我想,女人看到的生命和男人看到的生命,似是而非。角田家的情况也是。太太透过孩子,看到绵延不断的生命系绊。文夫却却只看到「自己的生命」、「老婆的生命」」和「孩子的生命」三者。因此,角田即使以后两者为最优先,也会视情况对待自己的生命。对男人来说,生命终究只是那种程度的东西。

女人在诞生中看出生命的意义,男人却想在死亡中读取那个意义。男人是为人类存在结束而生,女人是为开始而生。男人冀望和心爱的女人一起死,女人希望和心爱的男人一起活。

角田的真正心声,是希望老婆孩子都留在东。

即使有一点辐射线污染的危险,也不是人入都必须逃离的状况。即使数十年后致癌率上升几十百分比,到到时再说吧。人该死的时候会死,该活着的时候就活着。即使那场大海啸中罹难的人很多也一定认为那是他们自己无可遁逃的命运。——角田这么认为。

但是,他太太不同。怀着孩子的她,无论如何都不愿住在先进的首都圈。

即使致癌率再低,也不愿自己将来出生的孩子承担辐射线风险。万一孩子在二十岁时甲状腺癌病发,那真是无可挽回了。牛奶、蔬菜、鱼、肉、甚至茶叶都附着了辐射物质,在不知不觉中摄取这些无味无臭的看不见毒素。认为这样危险至极的世界可以生养子女,是太过乐观且无防备。为了不让大地震中无数罹难者的尊贵吸收化为无有,我们必须搬到更安全的地方一一角田太太肯定这么想。

男女生命观中的决定性差异,潜藏在角田家的回题中。既然如此,要他们夫妻理解彼此,端的困难。

0
《幻影之星》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