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西飞 8.8分
读书笔记 第162页
大风没有柠檬

“我独自度过了太多时光,沉默已成一种习惯”

“夜航依旧是种孤独的工作。但飞越牢不可破的黑暗,没有冰冷的耳机陪伴,也不知道前方是否会出现灯光、生命迹象或标志清晰的机场,这就不仅仅是孤独了。有时那种感觉如此不真实,相信别人的存在反而成了毫不理性的想象”

P10

无聊, 就像钩虫,是挑地方的疾病。

P 黑热病人的话:

一群人很容易很容易就忘记了某个人,但如果你身处这样偏僻的地方,你会记得你遇见过的每一个人。你甚至会为从未喜欢过的人挂怀,你开始想念自己的敌人。这些是所能想到的事,所有有益处的事。

P 跑

我究竟为什么要跑,或者有什么目的已经说不上,但每当我没什么具体方向的时候,就会尽全力奔跑,希望能因此找到个去处--我总是能找到。

P 胖的辩解

“上帝创造了胖鸟和瘦鸟,树有的粗壮,有的细如篱笆。他创造大果仁和小果仁。我就是大果仁。人不该和上帝争辩。”

P 离开

某个有愤世嫉俗倾向的人曾说过:“我们活着,什么都没学到”。然而我确实学到了东西。

我学会了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住过,爱国,深埋着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更好:因为它们已经消亡。过去的岁月看来安全无害,能被轻易跨越,而未来藏在迷雾之中,隔着距离,看来叫人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我学会了这一点,但就像所有人一样,待到学会,为时太晚。

P 遇到莫洛

对于命运的安排,我无法给出深奥的评价。它似乎早出晚归,对那些不把它放在眼里的人,总是异常慷慨,这是个草率的结论,对这个话题不会带来更多深层的思考。但现到如今,每当我想起莫洛,我就不得不想起命运:我依旧没有学会对那里发生的一切做出更好的解释。对我来说最无法忘怀的是,如果我没有去莫洛,我可能永远都见不到纽约,也不会学习开飞机,不会学习猎大象,事实上,除了等待日子一天天流逝,我什么都不会学到。

我曾经一度相信,一个人生命中重要而激动人心的改变,只会出现在世界上的某个交叉路口,在那里,人们相遇,建起高高的大楼,拿他们的劳动成果做交易,快乐大笑,辛勤劳作,像苦行僧袍子上的串珠一样,牢牢攥住飞速旋转的文明。在我想象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忙得上气不接下气,每个人都被我永远都不想听到的快速音乐催促着。我从不曾向往过这些。它们就像书中的故事那样遥不可及,如有童年记忆中《天方夜谭》里的巴格达。

但莫洛是梦想的另一端——梦醒来的那一端。它触手可及,平静,暗淡。

P 当你飞行时

“当你飞行的时候,”年轻人说,“你会感觉到满足,就像拥有了整个非洲。你觉得目力所及的一切,都属于你:所有碎片都合二为一,全部归你所有。并不是你想要,而因你独自身处机舱,没有人能与你分享。它存在着,属于你。它让你感觉自己比真实的那个自己更强大,已接近你认为自己或将达成的事,你只是还提起胆量认真细想罢了。”

P 为着顺应天赋

如同一开始的那样,我可以追问:“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我也可以回答:“为着顺应天赋。”一个水手生性就该远航,一个飞行员生性要去飞翔。我想这就是我飞越两万五千英里的原因。我能预料到的是,只要我有架飞机,我就会继续飞下去。

这一切并没有什么非凡之处。我掌握了一项技能,曾费尽艰辛才得以掌握它。我的双手学会了驾驭飞机的技能,这技能凭借的是熟能生巧。现在它们已游刃有余,就像鞋匠的手指操纵锥子。只有“操控”才能为人类的劳动带来尊严。当你的身体体验到你赖以谋生的工具带来的孤独感,你就会明白其他的事物:那些试验、无关紧要的职位,你曾紧抓不放的虚荣,对你来说都是虚妄。

P 311

可能等你过完自己的一生,到最后却发现了解别人胜过了解自己。你学会观察他人,但你从不观察自己,因为你在与孤独苦苦抗争。

假如你阅读,或玩纸牌,或照料一条狗,你就是在逃避自己。//??

对孤独的厌恶就如同想要生存的本能一样理所当然,如果不是这样,人类就不会费神创造生命字母表,或是从动物的叫喊中总结出语言,也不会穿梭在各大洲之间——每个人都想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

即便在飞机中独处一晚和一天这么短的时间,不可避免的孤身一人,除了微弱光线中的仪器和双手,没有别的能看:除了自己的勇气,没有别的好盘算:除了扎根在你脑海的那些信仰、面孔和希望,没有别的好思索——这种体验就像你在夜晚发现有陌生人与你并肩而行那般叫人惊讶。

你就是那个陌生人。

0
《夜航西飞》的全部笔记 812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