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你 8.8分
读书笔记 第115页
胡桑

p115:涉及“联系”世界的疆域有三个。

  第一个:和自然一起生活。这里的联系,徘徊在语言的门槛处。

  第二个:和人一起生活。这里的联系可以很好地说话交流。

  第三个:和灵性的“生命性”层面的东西一起生活。这里的联系,不说话,却又能让人说话。

  在每个领域里,透过每个真切地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东西我们看到“永恒的你”的衣角,从每个东西里我们都感到永恒的“你”在飘动,我们所说的每个“你”都是在说永恒的“你”。每个领域,各有各的方式。所有疆域都被容纳在它(按:永恒的“你”)的里面,它则没有被容纳在任何一个疆域里。

  有一个“眼前”穿越所有的疆域放射光芒。借助眼前,我们却又能够超出每一个疆域。

  由和自然一起生活,我们能够开辟“物理”世界,坚固( Konsistenz)的世界;由和人一起生活,能够开辟“心理”世界,敏感( Affizierbarkeit)的世界;由和灵性的“生命性”层面的东西一起生活,能够开辟“思考”世界,效力( Gultigkeit)的世界。它们(按:指三个疆域)失去清澈、失去意义,每个[疆域]都成为可以使用的,变得浑浊,也一直浑浊下去,哪怕我们会把些闪亮的名词如宇宙、情爱、逻各斯等封给它(按:指每个疆域)。人真正地有宇宙,只能是在所有一切对人而言已成为家园的时候[也就是说,人在“所有一切”的里面找到了]神圣的厨灶,人用来摆放供品;人真正地有情爱,只能是在诸多生命对人而言已成为永恒的东西的图像,与这些生命结成的团契已成为永恒的东西的启示的时候;人真正地有逻各斯,只能是在逻各斯借助灵的工作和服侍而对奥秘进行呼唤的时候。

  形象(按:指艺术作品)的欲言又止的沉默,人的爱意盈盈的说话,造物的透露着消息的喑哑:所有这些都是门扉,[推开门扉]就会看到面前是词。

  但要想发生完美的相遇,就得把这些门扉合成一扇门,一扇真实生活的门,并且你不再记得究竟从哪扇门扉走进来。

  三个疆域之中,有一个疆域是很特别的:那就是和人一起生活。在这里,话完满地有起有承,也就是说,有讲话就有回应。在这里,已成其为话的词遇见了回答。在这里,基本词来回摆动,幅度完全等同,同一张嘴里鲜活地给出呼唤的基本词、遇见的基本词也就是说,“我”“你”不只是在联系之中—而且还在坚固的讲话性之中。联系的[两个]环节(按:复数,指我、你),在这里,也只是在这里,通过那已让[两个]环节浸润于其中的元素,[也就是]通过“话”,而紧紧结合。在这里,“面对面”已繁荣绽放,你”拥有了完全的真实。只有在这里,观看、被观看,认识、被认识,爱、被爱,都成了不可能会失去的真实。

  这是正门。边上的两道侧门,也都通向正门。

要是丈夫与妻子真心地生活在一起,他们就会向往永恒的丘陵。

  与人之间的联系,是与神之间的联系的真正比喻:在这里,真切的呼唤对上了真切的回答。只不过,在神的回答里,一切得以揭示,“所有一切”是作为话而启示出来的。

0
《我和你》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