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麻黄树 8.9分
读书笔记 驻地分署
让弗朗索瓦张
“英国的贵族家庭恐怕都没有指望了,”沃伯顿像一个法国大革命时期流亡国外、依然怀念着路易十五的宫廷的贵族一样,用那种自满而忧郁的口吻说道,“居住在奢华宫殿的那种开销已经没人能负担得起,而他们那王侯将相的待客之道也将烟消云散,化作一抹记忆啦。”“我可怜的库珀,那些‘昨日希腊的光荣,和往昔罗马的辉煌’,您哪里会知道呢?”
0
《木麻黄树》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