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与矛盾性 8.2分
读书笔记 第352页
非飞的树

大部分人其实只是想要安稳,不管形式如何,过好自己的小日子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们才不管这种偶然性的生活是多么不合理,多么荒谬,也不愿去思考这种不合理与荒谬感,不想去改变。改变带来不适,苦痛,恐惧,他们不愿承受。如果能一直躺着,舒舒服服的睡着,睡想起来,跑啊,走啊,跳啊的,谁想去面对未知的风险?

“知识的获得表现在对更多无知的觉知”

“族群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躲避充满敌意的冷漠世界的庇护所”

“新部落是个体自身定义的载体和假象的沉淀,它们是自身建构的努力的结果。这类努力的不可避免的无结论性和挫折,导致新部落的分解和更换”

“摧枯拉朽的真理不仅丧失了自己得羞辱能力,它们还丧失了许多自己从前的提供救济的能力,即丧失了真理曾向皈依者慷慨给予的那种“再生”感和“我的双眼已经睁开的感觉”-开启了现代的机遇与威胁”

自己做主,自己把握,自己判断,自己选择,自我时代,有很多称心的,也有很多被动的。有沉沉睡着的,也有那茫茫然睁大眼睛寻着的。

0
《现代性与矛盾性》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