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语言的途中 8.7分
读书笔记 第146页
nolix

p.146:

弗莱堡大学重要的三次演讲汇总,命题为“语言的本质”。

.....尤其是,假如有人劈头就问:你们究竟是生活在与你所说的语言的何种关系中呢?——或许我们就会窘于回答;或许我们也马上会发现一条引线,一个依据,它们会让我们把问题带到一条可靠的道路上去。

我们说语言。除了通过说话,我们还能有别的方式接近语言吗?但我们与语言的关系却是不确定的,模糊的。几乎是不可说的。倘若我们来沉思这种奇怪的情形,那么我们将几乎不可避免地看到,对此情形的任何解说初听起来都是令人诧异的,不可理解的。因此,如果我们能戒掉始终只倾听我们已经理解的了的东西这样一个习惯,也许是大有裨益的。我的这个建议不光是向在座的诸位听众提的;它更多地还是向尝试谈论语言的人提的,尤其是当他的尝试乃出于一个唯一的意图,即要表明那些让我们去留心语言以及我们与语言关系的可能性。

可是,在语言上取得一种经验这回事情,却大相径庭于人们去获得关于语言的知识。语言科学,不同语言的语言学和语文学,心理学和语言哲学等...... 但是,关于语言的科学知识和哲学知识是一回事情,我们在语言上取得的经验是另一回事情。至于把我们带到了这样一种经验的可能性面前的尝试是否能成功,这也许成功了的尝试在我们当中的每个个人那里会达到何种的程度,这是我们中的无论谁都不能掌握的事情能够。

剩下可做的事情就是指出道路,这些道路把我们带到那让我们在语言上取得一种经验的可能性面前。这样的道路久已有了,不过,很少以那汇总使得在语言上的可能经验本身达乎语言而表达出来的方式被踏上。

——————————————————————

最后一句啊......^^

0
《在通向语言的途中》的全部笔记 30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