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诗歌翻译百年论集 7.5分
读书笔记 语法与表现:中国古典诗与英美现代诗美学的汇通
罗爽
回到孟浩然那首诗,我们可以问:“谁”移舟泊烟渚?我们如何去决定?是诗人自说的“我”吗?既是亦不必是。诗中用了“我”和不用“我”,其区别何在?用了“我”字便特指诗中的角色,使诗,起码在语言的层次上,限为一人的参与,而超脱了人称代名词,便使词情诗境普及化,既可由诗人参与,亦可由你由我参与,由于没有主位的限指,便提供了一个境或情,任读者移入直接参与感受。

孟诗中有许多种活动;活动必在时间中发生,但文言是没有时态变化的。为什么没有时态呢?我们应否将诗中之“移舟”视为一种过去的经验(如许多英译者的做法)?没有时态的变化就是不要把诗中的经验限指在一个特定的时空——或者应该说在中国诗人的意识中,要表达的经验是恒常的,是故不应把它狭限于某一特定的时空里(中国人的口头英语,无论他 英文多好,都不能完全逃避时态应用的错误,因为在我们的意识中不求这种分别之故)。印欧语系中的“现在”、“过去”、“将来”的时态变化就是要指定时空的,文言中的动词类的字眼(我说动词类的字眼,而不说动词,正因其常常可以同时为形容词,或作其他的词性)可以使我们更接近浑然不分主客的存在现象本身,存在现象是不受限于特定时间的,时间的观念是人为的,机械地硬加在存在现象之上。
0
《中西诗歌翻译百年论集》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