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汗之国 7.4分
读书笔记 1-6、10章
Joyce

序言 本书源于1996 年春天作者在耶鲁大学做的一系列讲座,将口头和讲稿重新整理增删,集结成书,首版于 1998年发行,繁体中文版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在 2000年发行,简体中文版由台湾商务印书馆授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 2013年出版发行。 导论 一个国家之所以伟大,条件之一就是既能够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又能够持保有这种吸引力。 (p7) 第一章 马可波罗的世界 Marco Polo的《马可波罗游记》英文名是 The Description of the World,中文又译作《寰宇记》,是 1298年他在监狱中或者遭到软禁时,向一位叫 Rusticello的人口述而成。此书主要描写其 1271年至1295 年间周游亚洲的过程,着重描写了 1275年到1292 年间在中国,为忽必烈工作的经历。( p17) 西方第一本描写中国的专著是 William Rubruck所写,他在1253 年受到法国路易九世的派遣,前往位于西北边界的哈拉和林,希望说服蒙哥汗联手基督教反对伊斯兰教。他了解,所谓“契丹人”( Cataians)便是罗马人所称Seres或者 Silk People。此份记录留存至今的只有三分手稿,藏于英国。( p18-19) 一般的论断是,亚瑟王传奇和马可波罗游记的作者,就是同一个人。( p17 ) 十四世纪的扬州城有一个意大利小族群居住,显示当时已有欧洲人在中国。 马可波罗写作/叙述动机猜想: 1、打发狱中时间;2、讨好晚来威尼斯使节,展现自己能干老练,批判自己城市威尼斯的严苛阶层陋习。 此份游记深深打动了哥伦布,其在书中用拉丁文做了许多批注,多关于贸易。 马可波罗称呼北京为Cambalu,即 Kambalik。 第二章 天主教时期 1553年左右从中国狱中逃出的加莱奥特·佩雷拉,葡萄牙军人兼贸易商人,撰写了关于中国的个人观察和经验。虽因其遭遇悲惨,不通中文,叙述十分支离破碎,但是作为马可波罗后西方第一位由非神职人员写出的报道,此份报告具有启发性的意义。 让佩雷拉印象深刻的一些事情:排泄物收集系统;鸡奸在下层和上层都十分普遍。 读过佩雷拉书、在广州生活过的克路士修士补充:强壮而独立的摆渡妇女;人工孵蛋和养鸭场;一般人打架时互扯头发的习惯。并补充了马可波罗和佩雷拉都忽略掉的妇女缠足,茶叶,印刷术和中文的特色的话题。 利玛窦大多赞同中国,但唯一严厉批评的是:中国男人中太多人从事鸡奸行为。利玛窦在北京街上,曾经亲眼目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妓,即为一例。 闵明我(1659 年到 1664年在中国)留意到,中国人极有复制天分,他并因此担心,中国人会运用这种能力打垮西方的出口贸易。“中国人善于模仿,”他写到,“所有欧洲货物,他们只要见过,都可以仿制得惟妙惟肖。他们在广东省复制了好几样东西,因为毫无瑕疵,就以从欧进口的名义卖到内地去了。” 第三章 写实之旅 约翰·贝尔(1720年左右前往中国, 1748年回忆录大受欢迎),苏格兰籍医师,往俄国谋职,跟随一个俄国使节前往波斯,后又跟随伊斯梅洛夫 Leon Vasilievitch Izmailov使节团前往北京。其对北京叙述十分详尽,整体来说很正面。 乔治·安生George Anson 准将(1742年前往中国)却与贝尔的印象截然相反,因为其身份和强行入港的诸多不愉快。他的观察是中国缺乏基本创造力,手工艺模仿也只是二流,本性欺诈毫无诚信;官僚体系也十分无趣。 乔治·马戛尔尼勋爵Lord George Macartney作为大英帝国的使节出使清朝,面见乾隆帝,一开始的好感在最后变成有些反感。马戛尔尼以几句日后成为名言的话,形容清朝中国为“又老又疯的一流战士”,一直让邻居震慑于“她的庞大及外表”,却因为无能的领导者注定“要在海岸上被四成碎片”。 第四章 曲折离奇的小说 Chinoiserie,中国风,偏向洛可可风格。 Shen Fu-tsung天主教皈依者,第一个踏上英国土地的中国人,交流用拉丁文。 Daniel Defoe在鲁滨逊漂流记里对中国的诋毁,其实在某些方面说来不过是顺应时代和当时的市场要求。西方作者写什么样的中国,其实是反应对当局的不满,对现实的批判,而诋毁中国也是为了歌颂当代。 Oliver Goldsmith也创作了大量中国风相关的小说,大多荒诞不经。 *第五章 启蒙时代自笛卡尔及弗朗西斯·培根思想论述发表依赖,十七世纪西方学界的一个重要思想,即相信系统存在的必要。 *孟德斯鸠对于中国的评价和思考 p119-122 伏尔泰《中国孤儿Orphelin de la Chine》,对中国评价很高,但亦有思辨。 德国学者兼历史学家Johann Gottfried von Herder在其最重要著作 The Outline of a philosophy of the history of man中有句话形容中国“榛睡鼠冬眠时的循环系统”,认为中国已经僵化腐朽,与西方先进的思想系统相比显得落后而无用。 第六章 女性观点 威尼斯剧作家Carlo Gozzi 《中国公主图兰朵 Turandot, Princess of China》 女性倾向于从感性的角度去看,并且通过学习中文跟当地的女性进行交流,获得了一些收获。她们可以深入中国社会,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有躲避的港湾,这样的她们的视角跟之前的传教士、使节等是不一样的。 第十章 激进形象 Andre Malraux写了关于中国革命的小说《 Men’s Fate人间命运》。其本身就有社会主义思想,对社会主义者有一定的了解。 Bertolt Brecht写了许多关于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的影响的戏剧,《 The Measures Taken手段》,将背景设在沈阳。 Edgar Snow采访毛泽东,《 Red Star Over China》( 西行漫记)。 美国作家Graham Peck 在30、 40年代分别访问过中国,40年代这次是在重庆。他认为蒋介石是在进行旧家长式管理,中国人知道,自己是无法控制的外力下的牺牲者,因此经常会叽叽咯咯地怪笑。

0
《大汗之国》的全部笔记 25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