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契约论 8.8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已注销]

第一章

人生而自由,社会秩序剥夺自由也是建立在事先约定上。

第二章

人行为从自身利益出发,只有为利益才会转让自由。反对格劳秀斯“主权在王”

第三章

形成权力的不是强力。强力没有道德,服从强力不是意志行为(个人的意志(道德)是前提),且强力是随生随灭的,基于此之上的自然不可称为权利。

第四章

约定是权力的基础。

反驳格劳修斯个人自由让与国家说,因为让与既不能养活自己,也不能保证国内和平。(个人的理性是卢梭的前提。)还有个原因,一代人的许可不能跨代际。

格劳修斯的个人自由让与国家说是从奴役权类比而来——战争状态下,征服者对被征服者具有基于杀死对方的奴役权。然而卢梭反驳说在战败国投降后征服者还有屠杀权,所以自然也没有拿自由换命的奴役权了。

卢梭:“战争决不能产生不是为战争的目的所必需的任何权利。”

孟德斯鸠:“征服的目的是自存。”

第五章

政治共同体的前提是存在人民,人民源于事先的约定。

第六章

订约源于共同协作的需要。卢梭假设在人类原始状态下,人必须合作才能克服生存阻力。

“要寻找出一种结合的形式,使它能以全部力量来卫护和保障每个结合者的人身和财富,并且由于这一个结合而使得每一个与全体联合的个人又只不过是在服从其本人,并且仍像以往一样地自由。”这就是社会契约所要根本解决的问题

但是卢梭何以跳跃至☞每个结合者及其自身的一切权利全部都转让给整个集体。

卢梭给了三个理由,一是每个人都全部转让,这样转让对于每个人都是同等的,不会对任何一个人形成负担,但这里没有解释每个人一开始拥有的并不平等。

二是,如果转让有保留,那么就存在公权力无法干涉的私领域,很快人们就会要求事事都按照自己意思裁判,这就又回到自然状态,使主权沦为一场空。这个推断似乎是个典型的斜坡论证。

三是如果每个人都想全体奉献自己,那么从全体中其他人那,他就能得更大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所有。如果从把权利置于主权国家的统一保护这一点来理解“转让”,这点倒是成立的。

也许这里涉及的是如何定义“转让”的问题。后文又说,“我们每个人都以其自身及其全部力量共同置于公意的最高指导之下,并且我们在共同体接纳每一个成员作为全体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转让可能指的是权利置于一种共同的最高法则指导之下。

还有“一切权利”,人的一切权利是置于最高法则之下吗?法律可以剥夺人们生命、财富、种种人身自由、等等。唯独思想自由似乎是不受控制的

第七章

主权是不可分割。

因为主权者由于组成主权者的每个人构成,所以主权者的利益不可能与个人利益相反。这里潜台词是一旦相反,组成主权者的个人就自从从契约状态回复自然状态了。

而个人却可能因为私利而损害主权者。所以社会契约要有强制性。

第九章

个人财产权把转让给主权国家。卢梭解释为“集体在接受个人财富时远不是剥夺个人的财富,而只是保证他们自己对财富的合法享有,使具有变成一种真正的权利,使享用变成为所有权。于是享有者被认为是公共财富的保管者”……“个人对于他自己那块地产所具有的权利都永远从属于集体对于所有的人所具有的权利。”

问题在于观点在转化成政治实践中可能会出现巨大的分歧吧。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和毛时代中国,似乎按照各自的解释规则,都可以归为卢梭理念的践行者。后人又发展了一系列规则去解释,限定主权者的权力,划分边界。

0
《社会契约论》的全部笔记 5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