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8.7分
读书笔记 在象征的森林中:关于纽约现代主义的笔记
夏山
现代主义者并不试图将他们自己与他们的过去混合或者合并在一起——这一点区分了现代主义和感伤主义——而是试图“把它全带回”到过去,也就是说,将他们现在已形成的自我与他们的过去关联起来,让那些可能与他们发生激烈冲突的看法和价值观念回老家——也许再现那些将他们第一次撵出家的悲剧性斗争。
...
我们的过去,不论它是什么,都是一个处于崩解过程中的过去;我们渴望抓住它,但它没有根据,难以捉摸;我们往回寻找某种可以靠一下的坚固东西,却发现自己抓住的只是鬼魂。

0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的全部笔记 78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