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自己的路 8.0分
读书笔记 第144页
林恩
这个系统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稳定,对外部特别注意和要求能适应环境,它具有一种同化力,所以中国人喜欢讲求同存异。对待外来的东西,首先注意与自己相同之处,模糊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东西,从而进一步吸收、消化它,使之与自己相协同。它经常采取生物适应环境的那种同行形式。

这里不太明白,那么如何解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再想到伟大的精神导师提倡的“统战路线”,这个思维真是了不起(中性),在当时给贵党增加了多少成功的本钱。

这个系统当然有很大的缺点。它对内部要求秩序性、封闭性、使每个人的行动作何,父应该如何、子应该如何,不能越出特定的规则和范围。现在我们常说照顾大局,实际上就是照顾系统的稳定性。这样,个人便不能突出,压制了人的个性的独立发展,个人的存在意义就在于你在这个系统中间,即在特定的人际关系之中。这个系统也使中国人没有彻底的悲观主义者,在苦难和失败时,中国人总愿意相信,来日方长,物极必反等等,因为系统是循环的(当时还没有进化论观点,只有循环论证观点),转来转去,总会否极泰来,时来运转的。
所以,在这个系统中,作为结构框架的阴阳五行便不是一种抽象的思辨概念,也不是某种实在的物质概念,它是一种功能概念,作用、力量、功能。五行是五种不同的功能、不同的作用、不同的力量。它并不是对外界事物的客观描述,而总是把主观经验结合在里面。从而,独立的客观的自然科学很难从中发展处理。它隶属于经验论的实用理性:解决问题就行。一般认为有了这个系统就能解决问题。如中医,很早就有解剖学,但后来不发展了,就是因为觉得阴阳五行的一套已经解决问题了,够用了。正因为这一套系统有一定的有效性,所以它不走向现代化的科学实验、观察、归纳,也不走向思辨的道路,停留在一种经验论的理论水平上。这显然是对现代科学的发展很不利的。到现在,我们的思维还是非常经验论的,这也是文化心理结构在无意识地起着作用。

李老这段非常精辟,把中国人内在的文化心理结构描述了出来,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人不强调实证、思辨。所谓“经验论”,我们都很熟悉,就是家里长辈,尤其是妈妈常说的:等以后你老了就知道了。这就是典型的经验论。你若追问问什么,得到的答案还是只有同样的一句,没有相关性、因果性的研究,更别提什么双盲对照试验了。

这段文字若和黄仁宇的地缘政治结合起来一起看,则更完整。李老是把这个文化结构剖析自深处以及描写了它如何导致人们行动活动,黄老则是解释了为何中国人会形成这种文化心理结构。

p146 中国的知识分子,可以说是儒道互补,一方面是儒家的积极入世、学优则仕,另一方面又想保持自己人格的超越性、独立性、以避开人世的浑浊,或说是自命清高。这与庄子有很大的关系。
在中国文化中另一与庄子有重大关系的,就是庄子思维的直觉把握方式。中国的思维方式很有意思,一方面是经验论的思维方式,另一方面又注意直接把握方式,这在艺术中特别突出,中国没有成套的美学理论,都是两句话三句话的评论,所谓诗话词话等等,但这一两句话常常能把握艺术中很本质的东西。佛教中思辨性很强的东西在中国没有得到发展,中国创立了自己的佛教禅宗。

李老在这里提到了顿悟,属于一种个体知识,这是人与机器的区别。

真正创造性的思维并不是从归纳弄出来的,也不是从哪个公理引申演绎出来的,它恰恰是一种自由的想象和直觉把握。在庄子和禅宗里就有许多这种东西。
p159 真理是一个由许多方面构成的整体。
p196 我一直认为,民族性的确重要,但民族性要服从现代性。民族性不是某些固定的外在格式、手法、形象,而是一种内在的精神,如前面讲的乐观的、入世的、重视感性世界和生存发展等精神,又紧紧抓住现代型的工艺技术和社会生活的特征,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就不用担心会丧失自己的民族性。

作为带着孩子在海外生活的娘本人,特别关注所谓的民族性,自我认同感,看到李老这段,若有所思,若有所得。

有时候真搞不懂,这本出版于2002年11月,中国盲文出版社。出版的尺度在哪里啊。

p263,那么中国文化传统究竟是什么地方根本区别于现代社会,从而被认为与现代化发生矛盾、冲突以致阻碍现代化呢?当年陈独秀所突出的西方的“个人本位主义”(现代)和中国的“家庭本位主义”(传统)的区别,至今不失为一种简单明白一目了然的解释。 《中国古代思想史论》认为,血缘宗法是中国传统文化心理结构的现实历史基础,而“实用理性”则是这一文化心理结构的主要特征。

那么多年过去,至今这些情况依然没有改变,也不觉得有改善。真是“似曾相识燕归来”。鲁迅:“以过去和现在的铁铸一般的事实来测将来,洞若观火。”

p289 中国现代知识分子一直在走着一条苦难的历程:物质生活的困难和心灵历程的苦难。为什么?救亡压倒启蒙,农民革命压倒了现代化。

提倡民族文化,反对民族主义。这一点,不正是加拿大号称坚持的多元文化政策吗

p297 经济力量推动世界一体化的社会物质生活,迫切需要有各民族文化特色的多元文化的精神生活来做必要的补充,否则这个世界便太单调太贫困了,完全成为被商品和科技统治着的异化的可怕世界。

的确和我喜欢的其他学者相互验证了同样的说法。资中筠老师说,现在的问题不是文化,而是制度,却往往以文化的形式出现,掩盖了制度的缺失。胡适呢,则说人民需要民主的训练,正验证了李老说的“确立形式”。

0
《走我自己的路》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