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大变局 7.4分
读书笔记 江南市镇:多层次商品市场的繁荣
之龢
这种情况大体从明中叶开始显现,到万历年间日趋明显,以后愈演愈烈,直到清朝前期依然如此。康熙《淞南志》引用‘旧志’说,从明朝以来,‘人有恒产,多奢少俭’,入清以后犹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则家无担石者十居其五,而饮食服饰竞以侈靡相尚’。该志书编者引用清初余起霞的话来证实这一点:‘吾乡习尚日异月新,余幼时见亲朋宴集,所用不过宋碗,其品或四或六,其味亦只鱼虾鸡豕;婚娶盛筵果单,实以枣栗数枚而已。自后,宋碗变为宫碗,宫碗又变为水盘,水盘又变为五簋十景九云锣。其中所陈,穷极水陆。一席所费,可作贫家终岁所需矣。往时及见里中素封之家,所服不过褐苎而已,今则绸不足而纱之,纱不足而缎之,缎不足而绫之、锦之,甚且袭以银鼠、褐以紫貂。一帽也,倏而昂其顶,倏而广其檐。一履也,俄而镶其面,俄而厚其底。如是者谓之时人,否则,群以村汉目之。举世滔滔,莫知所自始,亦莫究其所终。’如此追求时尚,一顶帽子,时而讲究高顶,时而讲究阔檐;一双鞋子,时而讲究镶面,时而讲究厚底,与今日的时尚风气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人们追求排场,挥金如土,还自诩为‘时人’——时尚中人,也就是当今所谓引领潮流的时髦人物,他们眼中的‘村汉’,犹如现今上海人眼中的‘乡下人’。看了这条史料,生活于现今上海的笔者,竟有一种‘穿越’的感觉。《淞南志》的说法并未夸张失实。明末松江诸生吴履震也有类似的看法:‘今富贵佻达子弟,乃有绫缎为裤者,暴殄何为?奢侈之俗,纨绔之俗,吾松更甚于他方。毋论膏粱势厚,弃菅蒯而贱罗绮,下至舆台仆隶,咸以靡丽相矜诩。’
0
《晚明大变局》的全部笔记 49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