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8.7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西方的衰落:力量、文化与本土化
南流水

西方的衰落有三个特征:

1. 缓慢的过程;

2. 衰落并不是直线型的,带有间歇和反复;

3. 西方对大部分实力资源的占有在20c达到顶峰,然后相对其他文明开始下降。

冷战后几年中全球军事能力的演变由五大趋势所主导:

1. 苏联武装部队在苏联解体后迅即不复存在;

2. 俄罗斯军事能力的积聚减弱引起了西方军费开支、兵力和能力较为缓慢但明显的下降;

3. 东亚,增加军费和改善军队被列入日程;

4. 包括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在内的军事能力正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扩散;

5. 区域化成为冷战后世界军事战略和军事实力的主要趋势。

—————————————————————————

本土化:

“硬实力”是以经济和军事力量为基础的指挥权,“软实力”是一个国家通过其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吸引力使“其他国家想要它所想要的东西”,但软实力是以硬实力为基础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长提高一个国家的自信心,也促使其他国家认为它的文化和价值观是合理有益的。随着西方实力的削弱,西方向其他文明强加其人权、自由主义和民主等概念的能力降低了,这些价值对其他文明的吸引力也随之减小。

起初,非西方国家一直羡慕西方国家的繁荣,并在西方的价值观和体制中寻求成功的秘诀。但这种基马尔式的想法在东亚已经消失,东亚没有将其经济的迅速发展归因于对西方文化的引进,而是归因于对自身文化的伸张。对西方的反叛最初是通过宣称西方价值观的普遍性来证明其合理性,现在则是通过宣称非西方价值观的优越性来加以证明。

罗纳德·多尔提出“第二代本土化现象”,第一代出国受到西方教育,第二代受到国内由第一代人创办的教育,使用本土的语言和翻译,这些年轻的领导人不能指望西方,只能通过内部的本土化来寻找成功。但事实上,本土化并不需要等待第二代来进行,如李光耀等第一代,就已经进行了自我本土化。

—————————————————————————

宗教复兴:

本土化的全球进程通过世界众多地区出现的宗教复兴表现出来,最引人瞩目的是亚洲和伊斯兰国家的文化复兴。

20世纪上半叶,知识精英们都普遍假定现代化会导致宗教的衰亡,但20世纪下半夜,经济和社会的现代化展开的同事,也发生了全球性的宗教复兴。这些宗教复兴部分涉及宗教扩张,更大范围内也包括人们回归和振兴传统宗教,并赋予其新的意义。

全球性宗教复兴最明显、最强有力的原因是20世纪后半叶的社会、经济和文化现代化进程。在飞速变革的时期,原有的认同消失了,人们需要重新界定自我,重新建立认同。如果传统的主导宗教没有满足无根基者的感情和社会需要,人们就会转向能够满足其情感需要的信宗教或外来宗教,这也是基督教在许多地方代替传统宗教的原因。

另一方面,刺激宗教复兴的因素也包括西方的退却和冷战的结束。在共产主义苏联瓦解后,意识形态出现空白,宗教代替了意识形态。

宗教复兴运动是反世俗的、反普世的,除在基督教中外也是反西方的,但它不是反现代的,与现代国家的发展也不矛盾。

参与宗教复兴运动的人来自各界,但主要是城市人口和流动人口。有两大组成部分:一个是新移居到城市的人,另一部分是体现“第二本土化现象”的中间阶级。

0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全部笔记 217篇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